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网游竞技 >

主播为何画风突变 作者:第二十七只羊(21)

发布时间:2019-03-16 21:35 类别:网游竞技

【全部】LeRouge(百里守约):没有,就是失眠。
两个人闲聊了一会儿,对面很快被拿下一血。
【全部】何妹妹我爱你(孙尚香):这枪法有点准啊,不错不错。
【全部】何妹妹我爱你(孙尚香):是个年轻人吧,怎么小小年纪就失眠了呢。
这人话不少,换一般人早不耐烦了,但秦泽惜正闲得慌,觉得和他聊聊也挺不错,便没有再狙他,只在自家防御塔边上清兵线。
那人看他放水,也默契地没有过来点他,两个人互不干扰,打得倒是很和平。
【全部】LeRouge(百里守约):想我男朋友,睡不着。
【全部】何妹妹我爱你(孙尚香):是个妹子啊?真看不出来,打人这么犀利。
【全部】LeRouge(百里守约):男的。
那个人一下子安静了不少,过一会儿,秦泽惜见他没了动静,又狙他两枪,把他打醒了。
【全部】何妹妹我爱你(孙尚香):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得了。
【全部】何妹妹我爱你(孙尚香):你们俩这还是异地恋?
听他说话的口气,应该也是大叔的年纪了,没想到接受能力还挺强的。秦泽惜本来打算只要对方表现出厌恶的情绪,他就直接开虐,谁知道那人- xing -格这么好,他反而有点下不去手了。
【全部】LeRouge(百里守约):没有,明天就能见到他。
【全部】何妹妹我爱你(孙尚香):明天就能见你还怕什么,小伙子真是猴急猴急的,一点都不稳重。
秦泽惜心说要真是我男朋友那当然没什么好怕的。但现在八字还没一撇,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被外面的人勾走了,哪能不着急。
【全部】LeRouge(百里守约):你不懂。
【全部】何妹妹我爱你(孙尚香):哟,小伙子口气不小,我怎么说也是个过来人。总比你有经验吧。
【全部】何妹妹我爱你(孙尚香):额……虽然说我的是女朋友。
【全部】何妹妹我爱你(孙尚香):我和我媳妇结婚都几年了,刚在一起那会儿也像你这样,离开一点都不行,久了也就淡了。感情的事要看开一点。
【全部】LeRouge(百里守约):嗯。我明白。
他心里想着别的事,这一局便打得有点心不在焉,过会儿被对面推掉一个塔,那人还得意洋洋的朝着他发了一个嘲讽的信号。
他这才回了点神,开始认真打,没多久就把对面水晶推掉了。
【全部】何妹妹我爱你(孙尚香):对了嘛,是个男人就应该像这样狠心点,整天为了感情要死要活的像什么样。
秦泽惜看着最后出现的这句话,微微笑了笑,也没有再开一把游戏,直接下了线。
手机桌面上是陈翎末的一张动漫肖像画,他深情地看着他,许久,轻轻吻了一下屏幕。
周围一片漆黑,屏幕的微光倒映在他眼里,散发出点点温柔。
那个大叔说得不错,可惜也片面了一点。因为每个人都是不同的,对他来说,只要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哪怕再淡漠的感情也算是一种奢侈了。
毕竟这可是他二十多年来,唯一爱上的人。
 
 
 
 
 
第16章 go ing
周日,又到了家教的时间,秦泽惜不像以前一样高兴,反而觉得忐忑不安,在楼下纠结了一会儿才上了楼。
   他想到自己昨天的失态,不知道该怎么和人解释,只希望小孩子忘- xing -大,没有把昨天的事放在心上,不然自己这个家教的面子可要往哪儿搁。
  一边想着一边走到陈翎末家门口,正要敲门,忽然发现旁边留着一个缝隙,门并没有锁上。
 他心里猛然一惊,难不成家里进贼了?当下也不敢耽搁,赶紧推开门走进去。
朝周围环顾了一圈,还好,屋子里很整洁,并没有被人洗劫过的痕迹。
秦泽惜稍微松了口气,这时一个身影从客厅沙发上站起来,朝这边走过来。他一看是陈子枫,有点尴尬的摸摸头发,想说点什么话,还没开口就被紧紧抱住了。
“怎么了。”秦泽惜摸了摸小孩子的头,低头问他。
“秦老师我错了,”陈子枫抽抽搭搭的说,“我再也不跟你闹了,下次你别喝酒解闷了,直接骂我就好。”
他更是疑惑不解,怀里的人突然瑟缩了一下,他抬起头,看到一个人正站在面前。
“哥……哥哥。”秦泽惜眼睛都直了,想念了那么久的人突然出现,他一下子有点傻愣愣的,忘了自己要说的话。
“秦老师,小枫让你生气了,很抱歉。”陈翎末说。
“嗯?”秦泽惜脑子有点不够用,心说这不是常事么,怎么还单独提出来说一下。
“老师,我真的错啦,哥哥已经教育过我了,你下次再骂我吧。”陈子枫哆嗦了半天,眼泪没挤出来,倒是挤出一串鼻涕。
 秦泽惜看着觉得好笑,赶紧给他抽了几张纸。陈子枫还在“哭诉”自己的过错,他听了半天,也大概明白了事情的起因,大概是他昨晚喝醉了,不明所以的陈子枫还以为是自己的错,回来给哥哥讲,结果被修理了一顿。
原来仙女哥哥还会教育人,他一边听着小孩子在旁边认错,一边笑眯眯的看向眼前的人。或许是他的视线太热烈,陈翎末有些受不住,低头叫住了陈子枫:“好了,以后要多听老师的话。”
“知道了哥哥。”陈子枫看上去很怕他,又缩了两下。
这要是别的原因,秦泽惜肯定会给陈子枫正正名,但他喝醉的原因实在难以启齿,因此没有细说,只让陈子枫以后好好听课。
 
又和思念已久的仙女哥哥说了几句话,他便跟着还委屈着的小孩进了房间。
“哥哥凶你了?”秦泽惜坐在讲课的位置上,问陈子枫道。
陈子枫有点不好意思:“没有。”
“那你这么伤心做什么。”他哭笑不得。
“我哥从来不管我的,因为老师的事他昨晚上就说我。”陈子枫撇撇嘴,“说我不懂事,惹老师生气。”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