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BL同人 >

我的新世界生活可能有什么不对+番外 作者:纳兰明镜(三)(144)

发布时间:2019-05-10 22:53 类别:BL同人

  “她名字叫做……Eri……”                        
作者有话要说:  大概水了一章的字数_(:з」∠)_
梦里真好玩【喂】雅斗两次前来,都需要白兔去接人……
从对话可以知道雅斗已经和Eri遇上了……
其实一开始犹豫了很久应该叫坏理还是叫怀理……算了第一次干脆直接叫Eri……
按照小英雄世界的起名方式,叫坏理其实比较正统……但是怀理比较好听……
算了按照官方,还是叫坏理吧_(:з」∠)_
海云雅斗现在自身难保,虽然人身安全在他在治崎眼前摔了个狗啃泥开始就不会有问题……于是现在已经本能地开始保护身边比自己更弱的小妹妹了wwww
还没能写到轰乡和奶黄趴在地上互喵【什么沙雕场景= =】
 
  ☆、相似者
 
  天色才蒙蒙亮的时候,海云雅斗就已经醒了。
  柔软的被铺让人感觉非常舒适,一个微弱的呼吸贴在身侧,伴随着孱弱的频率起伏,男孩迅速清醒了过来。
  用梦境来安慰自己无异于饮鸩止渴,而他的姐姐则是那个世界的主导者,只要有纱斗在,就不会存在噩梦,而心中一切想出现的东西,都可以在梦里找寻到。
  一直以来,海云雅斗都知道这件事,只是没有一次像是现在这样,感觉到【回到现实】是一件如此艰难的事情。
  海云雅斗伸手摸索着,怀里软软的小姑娘呼吸频率一变,似乎也惊醒了,海云雅斗没有开口,额头侧边长着一根独角的幼女就又往自己的胸口轻轻怼了怼。
  这里是地下,不开灯就没有光源,晨曦之光照- she -不到的位置,海云雅斗抬起手来,抚摸着小女孩的头发,小声地开口:“Eri…早上好……”
  怀里小姑娘动了动:“嗯……”
  “……要起床吗?”海云雅斗小声问。小姑娘才五岁,话都没办法说得很利索,听到男孩的问话,轻轻摇了摇头,海云雅斗伸手拍着她的脊背,“好吧…那就再睡一会儿……”
  小姑娘伸出手臂抱住海云雅斗的腰,很快又没了声息。
  海云雅斗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到底是怎么才会变成这样的,之前他一个狗啃泥摔到了这边戴着鸟嘴面具的古怪少主的身前,听说自己是无个- xing -后,那个被称为治崎的男人就把他扔到了这里看小孩。
  ……不知道为什么,大人总觉得不论大小,只要是小孩子就一定可以玩到一起。
  第一次见到Eri的时候,两个孩子都带着些许戒心,他们一个缩在房间一头小心盯着对方,就像是处在试探时期的两只蜗牛,安静了小半天之后,才尝试- xing -地探出触角小心翼翼地去接触。
  海云雅斗是从外面被抓来的,而Eri是从一开始就生活在八斋会里的孩子,她住的这个房间处于地下,满地散落着女孩喜欢的玩具和洋娃娃,贴着彩色的墙贴,床上扔着粉红色的绒毛玩偶……不过Eri看起来却对这些让小女孩们爱不释手的玩具并不感兴趣。
  小姑娘能很长时间一声不吭地缩在角落里,抱着膝盖伪装成一个没有生命的洋娃娃,低着头把脸埋在膝盖的后面,从肢体间狭小的缝隙向外观望,与这安静的待机状态相反,前来送午餐的人的脚步声都能吓到她,让小姑娘露出惊慌失措的表情。
  海云雅斗来到这里后就没有见到过女人,小姑娘这纤细敏感的神经或许就是因为这群大男人没能好好看护孩子的后果,可是Eri手臂与腿上缠绕着的绷带却昭示着,小女孩呆在这里还有其他不为人知的原因。
  因为根本就弄不懂把自己塞进房间的治崎到底想要做什么,海云雅斗开始尝试- xing -地闹了闹,出乎意料的是,很快就有人把东西送了过来。
  游戏机、填色绘本、彩色蜡笔、各种纸张、宽边透明胶带纸、一个足球,甚至还有两盒哈根达斯冰激凌……海云雅斗就像是点菜的一样靠撒泼要到了各种玩具和道具,但剪刀之类的危险品全被否决了,能够连网的手机自然也没得到同意。送东西来的是个同样戴着鸟形面具的男人,面对接二连三的要求语气很不耐烦,可却没有延期或者无视。
  海云雅斗试探结束,然后就拆了那盒蜡笔,拿着纸开始画图……他被治崎一路带进这里的时候没有被蒙住眼睛,怎么从地下入口来到这间房间的过程他还是记得的,中间转过几次弯,距离出口有多远其实也是心里有数,只是他若是想要跑出去,这成功的可能- xing -甚至都不足百分之一。
  平面图画了几遍,期间也没有避开不远处的小姑娘,似乎能够感受到海云雅斗的无害,Eri也没有一开始那么充满戒心了。看着这个比自己大一些的哥哥在纸上写写画画,小女孩时不时就探头探脑地想看海云雅斗画出来的东西,模样竟有些可爱。
  地下- yin -暗的房间里,只有天花板上一盏灯亮着,就算用一堆玩偶娃娃打扮得像是女孩的房间,依旧充斥着- yin -森与封闭感。海云雅斗也没有出声,面对来回试探的小姑娘,他只是拿起盒子里一根红色的蜡笔,将它递向了小姑娘的方向。
  几秒种后,感受到了善意与邀请的女孩同样伸出了手,接过了那根蜡笔。
  然后在很短的时间里,两个孩子就聊到了一起。
  在八斋会里并未被温柔对待的小姑娘很快就在海云雅斗说到自己是无个- xing -之后,黏上了这个带着些许善意的小哥哥。
  Eri的个- xing -是【回溯】,能将有个- xing -的个体回溯到原本的模样,而海云雅斗本身就是个无个- xing -,小女孩的个- xing -对他产生不了效果……这倒是让海云雅斗找到了自己被带来这里的原因。
  两个孩子吃了晚饭,然后聊着聊着就躺到一张床上,期间海云雅斗体会到了做哥哥的艰辛,哄小姑娘也不是一件轻松的活,Eri应该还算是个非常好哄的孩子。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