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BL同人 >

我的新世界生活可能有什么不对+番外 作者:纳兰明镜(三)

发布时间:2019-05-10 22:53 类别:BL同人

未来架空少年漫我英都市异闻
 ☆、争执中
 
  “咚咚……”
  病房门被敲了两下,然后从外面被拉开了,一个红色的脑袋探了进来,看到了半躺在病床上的少年:“哇,绿谷!你醒过来了啊!”
  “……切岛同学?”绿谷出久合上了手里的信纸,有些意外地看着病房门口,他情绪有点沉寂,茫然的视线显示着少年此时有点不在状态,反应也比平时要慢不少,见到切岛身后跟着进来的另一个人,绿谷过了好几秒才接着开口,“……轰同学…你们怎么来了?”
  “绿谷,你没事吧?”切岛锐儿郎本能地感觉到现在绿谷有点不对劲,比起平时普通的模样,现在的绿谷出久显得憔悴而颓唐,好像有什么不可视的东西从他的身上抽离了那般,甚至身上那种若有若无的自信都消失了。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和平的学生生活,留在身边一同前进的同学,这些原本他们以为可以保护的东西,可是直接当着绿谷出久的面,在他的眼前粉碎了。
  “我还好……”绿谷出久低下头来,看了看自己的手臂,“大家呢……大家都没事吧?”
  “耳郎和叶隐在住院……不过听说她们已经醒过来了,八百万头上受了伤,经过治疗后在早上也恢复了意识……其他人稍微受了些轻伤,但没有住院……然后……”切岛锐儿郎声音慢慢小了下去。
  “……爆豪和彻刃还下落不明。”轰焦冻沉着脸补上了一句。
  “……………………”绿谷出久出神地看着他们两人,有点呆滞的眼神慢慢涌上了- yin -霾,“是啊……咔酱和彻刃君……他们就在我的眼前……”
  “绿谷,我们去把他们带回来吧?”切岛锐儿郎突然开口。
  “……诶?”
  切岛和身边的轰焦冻交换了一个眼神:“实际上,刚才我们路过了八百万的病房,听到了她和欧路迈特的对话……”
  ……
  十分钟后,轰与切岛两人离开了绿谷的病房,两人依旧沉默地穿过走道,然后进了电梯。
  “……你真的是决定了吗?”轰焦冻突然开口。
  “这是理所当然的吧!”切岛皱着眉头,即使是下定了决心,忐忑不安的感觉依旧持续折磨着内心。
  “你真是热血啊。”
  “……立刻就同意了计划的你,又有什么资格来说我啊……”切岛锐儿郎语气稍显无奈。
  “其他人怎么办?”轰问道。
  “……我会打电话问他们的。”切岛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放缓了语气,“肯定…肯定是会被阻止的吧……”
  “这是当然的,这本来就是没人会认同的私自行动。”电梯停下,轰焦冻向外走去,他掏出了自己的手机开始编辑短信,“即使脑袋里能够理解这不是正确的行为,依旧还是觉得自己应该这样去做……切岛你也是这样的吗?”
  “啊……哦!轰,我有点对你刮目相看了!”切岛锐儿郎有点意外地看着已经开始行动的同学,自己也拿出了手机。
  一场不为人知的秘密行动即将开始,而他们两人刚才离开的病房之中,绿谷出久又拿起了洸汰写给他的信。这份留言非常短,只有寥寥几句话,几秒钟就可以全部看完,绿谷的视线虽然还落在信上,但思绪却早已是慢慢飞远。
  英雄、梦想、成长、规则、咔酱、无个- xing -、继承、雄英、行动、保须、惨败、敌联盟、死柄木、秩序、混乱、救援、剑无、林间合宿、处分……彻刃环。
  身体在一点点地复苏,仿佛血管里慢慢地被注入力量,意识从- yin -云笼罩之中被逐渐唤醒,从头审视自己走来的道路,乱七八糟、跌跌撞撞、连滚带爬,他继承个- xing -、入学雄英、USJ、运动会、保须事件、期末考试、富良野绑架案、木椰区闪电战、林间合宿、训练,又被敌联合袭击……然后走到了现在,一切安静下来,唯有眼前白色的病房在沉默地哀悼失去的碎片。
  【你现在才向着理想前进了多远,就已经在用要求欧路迈特的标准来要求自己了?】南丁格尔的声音。
  【绿谷,现在我们还触手可及,我们还有机会的!】切岛锐儿郎的声音。
  【出久…可别再这样了,妈妈的心脏要受不了的……!】妈妈的声音。
  【爆豪应该还活着,但也不能断言他一定不会被杀……我和切岛要去。】轰焦冻的声音。
  【你要是一直都为了救人而伤害到自己,我还有引子阿姨会非常痛苦的。】海云纱斗的声音。
  杂乱的声音在耳边回响,最后停留在思绪中的只有切岛离开时的那句话——
  【要去的话只能尽快,就今天晚上了……会来邀请你,是因为我觉得绿谷你才是最不甘心的那个人……晚上,我和轰会在医院门口等着,也会联系大家的,但是不管有没有人愿意来,我们都会行动。】
  “妈妈、纱斗、南丁格尔先生……对不起。”绿谷出久举起信纸,盖到了自己的脸上,思考风暴缓缓沉淀下来,少年被信纸遮住的脸色已经逐渐变得平静,但他睁着的眼睛却依旧是亮得惊人,绿谷轻声开口,无人能够听见的声音在病房里悄然回荡,“真的…………对不起。”
  夜幕逐渐降临霓虹列岛,广告牌与街灯亮起,商业区灯火通明,站在病院前的轰和切岛看向医院大门出入口,额角还贴着医疗胶布的绿谷出久从那里慢慢走了出来,他的身后跟着扎起了头发的八百万百,两人走出医院门口,等在那里的只有三个少年。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