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BL同人 >

谎言(土银,高银) 作者:夏丛三笙

发布时间:2014-10-03 09:26 类别:BL同人

现代架空银魂
 
备注:
     因为一句谎言而停滞了两年的爱情,第一步就走错了的银时究竟与土方的再度‘重逢’,背叛与欺骗之下谁才是输的那一方?
内容标签: 银魂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坂田银时,土方十四郎 ┃ 配角:高杉晋助 ┃ 其它:虐心HE
==================
 
  ☆、第 1 章
 
  Chapter 1.
  “好久不见。”
  “初次见面,幸会。”
  两人同时打了招呼,银时却愣住。
  “开什么玩笑啊,先生,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吧?”土方淡淡的笑着说。
  ……
  “你……不记得我了?”银时有些没反应过来。
  怎么会……他不记得了?
  “不好意思,先生,我之前出过一次车祸,请问我们认识吗?”土方脸上还是挂着笑,等着银时回答。
  “……”想起两年前的车祸,银时的脸有些苍白,他当时不是轻度昏迷吗?怎么会失忆?银时皱了皱眉头。
  “怎么了吗?”
  “没事,”银时摇了摇头,“我们以前是同学啊,真是,你居然连我都不记得,坂田银时。”笑着伸出了手,既然这样从此做个普通的熟人好了,不要再有瓜葛,不再让他受伤……
  嗓子好苦,等会一定要买草莓牛奶喝。
  土方也伸出了手,还是记忆里熟悉的温度,两年来一直思念的,那是他的恋人的手掌的温度,太久没有触摸了,银时忽然觉得眼睛有些热。
  忘了也好,总好过恨我。
  “十四郎?”一个温柔的女声插了进来。
  银时抬头,看见一个栗色头发的女孩走到土方身边。
  “这位是?”
  “在门口遇到,他说是我的同学,叫坂田银时。”
  “这样啊,您好,坂田先生,我是土方的未婚妻,冲田三叶。”三叶微微地笑了笑。
  “你好。”银时也点了点头。笑不出来,冲田三叶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晃得他的眼睛有些疼。
  看得出是一个温柔体贴的女孩子,原来他喜欢这样的类型的。
  “两位是怎么认识的呢?”嘴巴不受控制,想要知道……
  “有一次我在路上遇到劫持,是十四郎救了我。”三叶笑着挽起土方的胳膊,“就在一起啦!”
  后面的银时都没听进去,是啊,他的恋人是警察啊,英雄救美这种事真的是再适合不过了,银时呆呆的望着土方,他正温柔的看着三叶,那个眼神……
  是土方当年在夜空下发誓对他说银时我这辈子只会爱你一个人的眼神……
  真是的,这么多年了,现在为什么还记得这样清楚呢。
  那个曾经温暖了他无数个夜晚的回忆,现在却在剧烈切割他的身体。
  这样也好,他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爱一个女人,然后结婚……
  可是,太疼了,仿佛全身都在发抖,努力了许久视线也无法再重新聚焦到那个人身上,他是谁,是我的恋人吗?
  光线渐渐变暗,银时忽然觉得好累,就这样没了知觉……                        
作者有话要说:  
 
  ☆、第 2 章
 
  Chapter 2.
  我总是能梦见他。
  梦见他穿着车祸那天的白衬衫向我走来,说银时,我们回家。
  可这次他却穿着新郎的礼服,笑着说我要去结婚了,银时。
  阳光下他笑的那么开心,自己突然就红了眼眶。
  银时睁开眼,白白的墙壁晃得他眼睛有些睁不开,浓浓的消毒水味刺激着鼻子有些发酸,又来医院了啊……银时自嘲的笑了一下。
  毒瘾快要犯了。
  每次发病前都会有一个休克期,时间或长或短。
  高杉的药原来这么难戒掉,他就是算准了我会离不开他的解药才这么爽快的放我回来么?
  可是怎么办,他可能要失望了。
  我突然不想要解药了……
  “你醒了?”土方推门走了进来。
  他想起来了,自己好像是在他面前晕倒的,糟了!
  “啊,是啊,那个……医生说我怎么了吗?”银时有些紧张。
  “医生说你营养不良”土方还是一副淡淡的口气,然后转过身去摆买来的饭。
  那就好,银时暗自舒了口气,忽然又觉得想笑,自己在紧张什么,就算他知道又怎么样,难道还妄想着他是两年前那个连自己崴到脚都紧张的手忙脚乱的土方十四郎吗?
  他已经忘了自己,不能再去打扰他的生活,现在的自己只会给他带来麻烦。
  银时抬起头,对面的土方和梦里那个穿着西装的男人渐渐重合,银时弯了弯嘴角,至少自己两年前的决定是对的。
  土方转过身就看到银时真看着自己,红瞳闪着柔和的光,视线相对,一时无言。
  “咳……”土方打破了沉默,“你,你现在需要吃点东西”他摸着头有些不敢再看银时的眼睛。
  “噗哈哈!”银时忽然就捂着肚子笑了起来。
  “多串,你是初中二年级的学生吗?哈哈~”
  呀…不好,笑的太用力,有什么东西从眼角跑出来了……
  “喂!多串是谁啊?!老子是警察,你才是学生。”土方气急的吼回去。
  看着土方的眉头皱在一起,银时忽然就安静了。
  啊……失忆了却连吵架的方式都和以前一样吗连表情都一样,为什么要用两年前的那个人的脸这么对我呢,身体忽然颤抖了一下,银时连忙捂住嘴,躺下去转了身背对着土方。
  “啊啊,知道了”银时摆摆手,“你快出去吧,我还想再睡会。”
  “……”银时突然就下了逐客令让土方有些没反应过来,还以为会继续吵……
  土方被自己期待和银时继续吵下去的想法吓了一跳,为什么会觉得熟悉呢?
  “那好,记得吃饭,我的号码在桌子上,有事找我。”
  听到土方离开的声音,银时再也控制不住了,蜷着身子不停地颤抖,太疼了,全身都在疼,高杉果真是个天生的坏人,发明出令身体这么疼的药,可是为什么这次,连心都这么痛呢——
  我果然是,
  舍不得吗?
  可是真的不能再见了,怕是再多看见那张脸一眼,两年里从未停止过的想念就会满的溢出来,怕自己会忍不住告诉他我们是恋人啊。
  果然生了病就会变得矫情吗?银时自嘲的笑了下。
  好累,真的要睡了——
  和梦里的他也做个了断吧。                        
作者有话要说:  
 
  ☆、第 3 章
 
  Chapter 3.
  天空阴沉沉的,厚厚的乌云遮住了阳光,屋子里显得很昏暗,压抑让人喘不过气。
  银时一个人蜷在床上,最近越来越嗜睡了啊,自从那天从医院回来就再也没出过门。
  想起前几天房东太太来敲门,语重心长的说年轻人不要总窝在家里,看着像个问题青年。
  其实自己就是个问题青年啊,银时想了想自己到目前为止的经历……苦笑了下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明天还是出去找份工作吧,银时想着,不然下次房东太太来就是催房租了啊。
  “叮铃铃——”
  电话铃突然响了起来,沉寂的屋子里电话的声音显得尤为突兀,银时本想继续睡被这铃声吓了一跳,一下子没了睡意,走过去接了电话。
  “喂——”
  “呦,银时”声音刻意拉长,让人不舒服的声音……
  高杉这么快就查到自己住哪里了?
  “你想干嘛?”银时眯起了眼睛。
  “嘛,别紧张,关心一下我的情人回国之后怎么样,有没有水土不服呢?”高杉似乎很高兴,尾音上扬。
  “我和你才不是那么高尚的关系。”
  “啧啧,真是无情啊!找到老情人就不理我了啊,不过你的土方十四郎似乎爱上别人了啊!”
  “你跟踪我?”银时的手有些抖。
  “是又怎么样?”
  “高杉晋助,你别忘了两年前的约定!别再动他。”
  “放心,比起这个你不担心自己的身体么,没记错的话,你的药已经用光了吧?”
  “不用你操心,我会戒掉。”
  “戒?银时,你自己是不可能戒的。”高杉轻笑了声。
  “这是我自己的事!”银时心里很清楚,两年来他尝试过各种办法,这种药是无法戒掉的……
  “呦,那好,那我就看看你还能撑多久。”
  银时挂了电话,他仿佛看的到高杉笑的邪邪的样子……
  他总是会恰到好处的让人绝望。
  银时苦笑着摇了摇头,打算喝杯草莓牛奶不再像这些事情,打开冰箱才发现这几天他已经把储蓄都吃光了,无奈只好出门去超市。
  银时不想出门主要是不想再像那天那样遇到土方,虽然想过无数次遇到他后的场景,却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重逢。
  其实根本不算重逢,他并没遇到土方。
  更像是老同学的一次聚会,噢,他还炫耀了他的未婚妻,真是不怎么样的聚会,这样恶劣的老同学以后再也不要见面了。
  银时一边自己打着趣一边往篮子装草莓牛奶,一瓶,两瓶……
  “一瓶蛋黄酱,两瓶蛋黄酱……嗯~装满了!”回忆里土方的声音忽然飘在耳边,视线恍惚回到他们还是学生的时候,土方那个蛋黄酱狂魔装了满满一篮子的那东西,别人都惊悚的看着他,想想自己当时唯一的想法就是离他远点,土方还不知觉的一把抓住他的手就走。
  好想他再在人群面前肆无忌惮的牵一次我的手……
  银时晃了晃头,想什么呢?真是,说好再也不要见到那个老同学了啊!
  夜里起了风有些凉,从超市出来银时打了个哆嗦。
  “轰隆——”远处雷声忽然响了起来。
  估摸着是要下雨了,银时打算赶快回去就走了一条小路。
  拐进了胡同,银时忽然感觉不对,身后想起了急促的脚步声,听起来像是三四个人。
  不是吧?被跟踪?
  银时加快了脚步,身后的几个人也走的快了起来,就在快赶上的时候,银时突然转过身——
  什么啊……几个混混,还以为是高杉的人……
  见银时突然转身几个人纷纷愣住,不一会其中一个人反应过来痞痞的笑着说:“你有多少钱,都交出来,大爷我放你条生路!”
  雷声越来越近,银时想,这几个人他还是可以摆平的,不过可能要淋雨了。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