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古代架空 >

摄政王今天也想辞职+番外 作者:贰两半

发布时间:2019-05-14 21:39 类别:古代架空

强强穿越时空年下宫廷侯爵
 
文案
   别的摄政王都在谋反,我们的摄政王只想辞职。
  原因无他:要回21世纪考公务员。
  
  摄政王秦翊兢兢业业干了十二年终于熬到小皇帝亲政。
  然而在他递交辞呈的时候却被皇帝一口驳回。
  而接下来的事情越来越让他无法掌控……
  
  ……
  
  皇帝版:
  
  他一直在仰望一个人的背影,但那个人心怀天下,从来看不到他。
  如果天下不再需要那个人,那个人是不是就会看到自己?
  
  他这样做了,但事情却并不按他想要的发展……
 
  隐藏摄政王粉皇帝攻x劳模摄政王受
  注:攻有娶皇后,也会有太子,但双洁(滑稽)
 
内容标签: 强强 年下 宫廷侯爵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翊,杨禅 ┃ 配角:锦绣 ┃ 其它:君臣,年下,he
 
  ☆、第 1 章
 
  五更的梆子刚敲过门外就传来下人走动的声音,我把头埋进枕头,长长地哀嚎了一声。不一会儿,房门被推开,锦绣那丫头走了进来,她看到了像鸵鸟一样埋在枕头里的我,捂着嘴咯咯笑了起来。
  笑吧,笑吧,我自暴自弃地哀叹。
  我,不,准确地说是本王,姓秦名翊,字殷鉴,是大周的摄政王。
  然而实际上本王原本只是21世纪备考选调生的大四狗一枚,就在考试前夕睡觉梦到一个声音说要本王替前世还什么债,本王信你个鬼哦,前世的债让前世的我去还呀,干嘛来找本王!
  可是本王的抗议无济于事,本王第二天一醒来就发现自己进了如今这个身体,算来已经十二年了。
  这十二年本王没一天睡过多余六小时的觉,兢兢业业,如履薄冰地替小皇帝治理着这个国家,平西戎夷狄、开海陆商道、促进工坊改革、发展农业生产、建公学育人……当年备考公务员的那点干货被榨得一点没剩,没秃头还真得感谢这个身体基因好。
  终于,就在三天前!小皇帝他——成亲了!
  当晚,本王喝得酩酊大醉(其实只喝了三杯),回家后躲在被窝里——
  笑了一晚上。
  本王终于可以辞职了!就算现在想起来本王还是忍不住感动地想哭泣。
  就这样,在皇帝大婚三天假期后的第一天早朝,本王决定递交辞职信。
  锦绣已经完全习惯了每天叫本王起床的工作,她像刨土豆一样将本王从床上刨出来后对外面唤了一声,然后侍从们捧着装衣服饰物的盘子鱼贯而入:嵌红宝石的银冠、玄黑绣金的云锦蟒袍、虎纹玉带钩腰带、狼裘领披风、厚底的暗云纹官靴……
  这些排场都是锦绣安排的,让本王感觉自己十分有排面。
  锦绣的名是本王取的,取“锦心绣口”之意,而锦绣也完全不愧于此名,她从十三岁起跟了本王十年,没一件事是办的不周到的。
  锦绣替本王换好朝服后,又为温柔细致地本王束起发,本王贴身的事务锦绣从不假手他人。在锦绣的巧手下,不一会儿镜中出现一个面如冠玉、玉树临风的男人,锦绣打量了本王一遍,满意地弯起眼。
  本王见笑得像只小狐狸的锦绣也忍俊不禁。不是本王自夸,在人杰汇聚的颍都本王也是数一数二的靓仔。
  锦绣把盘子里的披风展开给本王系好,然后又塞给本王一个手炉,本王接过来抱住。这事儿说起来有点难为情,但也没啥好奇怪的,本王身为北方人——怕冷。
  走出被地龙烤得暖洋洋的房间的时候本王打了个激灵,然后便被满目的银白震住了。
  昨儿入睡的时候听锦绣说了一声“下雪了”,没想到今早起来雪居然积了这么厚,一脚踩透的话差不多能没到小腿。
  本王不禁挂念起城西来,那里的安置房工程才规划了一半,也不知道那些没来得及改建的房子禁不禁得住这场雪。
  就在本王沉思的时候,管家前来问本王府内下人过冬福利的问题,他想增添下人炭火的份额,本王大手一挥准了,又叮嘱他做好防火工作。
  接着管家顺便问了一些采买、府内人员增减、亲旧往来赠礼的问题,本王让他自己看着办。
  几件事谈下来又走到门口了,本王专用的马车已经停在了门口,入冬的时候锦绣缝了许多垫子将里面布置得十分软和,躺进去后本王舒服得长叹了一声。
  大将军那家伙总笑本王坐马车上朝娘唧唧的,本王不和他这武夫一般见识,本王就是怕冷,有本事他让老天把这里变成热带季风气候,那样本王就一年四季和他骑马上朝。
  马车轱辘压在新雪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听得本王昏昏欲睡,走到一半本王想起好像忘了什么,接着打了个激灵,从半睡半醒间清醒了过来,本王赶紧爬起来敲了敲车门,冲车夫道:
  “去城西一趟。”
  马车到城西时这里仍旧一片寂静,不过这时候算起来应该才四点过一点,除了本王这种劳碌命的公务员城里谁会这么早起。
  本王坐在马车里大概看了一遍城西房屋街道的情况后便让车夫把马车折回了中央大街。
  因为去城西一趟耗费了不少时间,原本起得最早的本王倒被其它人赶上了,这时的中央大街上大笑官员的马车、轿子络绎不绝。
  这人一多就免不了碰上讨厌的,果然,走到一半马车外就传来了御史大夫那个老匹夫鸭叫一般的声音:
  “今个儿居然与秦王遇上了,看来我起的不是时候。”
  御史大夫这老头自诩忠君爱国,总觉得本王是窃权小人和本王不对付,七老八十了还每天上蹿下跳,不亦乐乎,也是厉害。
  御史台那群家伙也被这老匹夫教唆得整天和本王作对,要是他们参本王的奏章拿去糊墙都能把颍都城墙糊一遍。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