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古代架空 >

芳菲意+番外 作者:席云诀

发布时间:2019-05-13 21:06 类别:古代架空

欢喜冤家宫廷侯爵天之骄子
 
文案
风流薄情侯爷攻X严谨端方王爷受
受追攻
是甜文。
本文双视角,但攻是无疑的主角。
*无脑狗血文,有替身梗出没,半架空,不考据。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欢喜冤家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薛存芳;聂徵(zhēng)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情迷
  聂徵不大清楚事情是如何演变为眼下的局面的。
  平生相看两厌的死对头正倒在他身下,一把长发散覆于玛瑙枕畔,满床海棠红的被褥将那一张脸映得愈白,几可欺霜赛雪,只面上晕有一层浅淡的绯色,自双颊一路蔓延到纤长的脖颈,没入襟口的- yin -影之中……那颜色如早春时初绽的桃瓣,韶颜腻理,腮凝初露,等待惜花之人的眷顾。而一双细长的眉又凝于眉心,似蹙非蹙,更平添几分荏弱可怜,又愈发激起旁人的摧折之心。
  聂徵原本只感大脑昏沉,身体发热,眼前影影绰绰,视线朦胧了清晰,清晰了又朦胧……眼见这副情状,竟渐渐清醒过来,且生出几分后知后觉的惊艳:莫怪京城中人人称颂中山侯“美姿仪,妙容止”,如此看来,这“大昭第一美男子”的称号确是诚不我欺……
  他见过与他横眉冷对的薛存芳,疾言厉色的薛存芳,倨傲不可一世的薛存芳……却从未见过对方这副模样,薛存芳垂下眼眸,细密的睫羽随之覆下去,面容竟显得少见的沉静温驯,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做什么正经事——一只柔软的手顺着聂徵的衣衫摸索下去,轻握住他的灼热,以沁凉的手指辗转为他抚弄,大抵是聂徵的目光太过专注,那小扇般的长睫微一颤,对方终于忍不住抬头来瞪他,“你看我作甚?”
  你好看——这句话几乎要脱口而出。
  在对方的一番动作之下,聂徵身下的欲望愈发高涨,而薛存芳这含羞带嗔的一眼看过来,却叫他心底渐渐升腾起另一种欲望,这欲望几乎盖过了身体上的,死死按捺住才没被放任出来——他发现薛存芳的左眼眼尾有一点淡色的痣。
  而他竟想要吻下去。
  薛存芳的眉心凝得更深了几分,像是再也受不了他的目光,伸手来挡,却被聂徵一把擒过手腕,扣在床头,薛存芳挣了挣,没能挣开,不由抬高了声量:“聂徵,你要做什么?”
  他凑上前去,睫毛几乎快和对方的撞在一起,盯着那双眸子不紧不慢地笑了一笑:“小侯爷,你说呢?”
  薛存芳十八岁那年得封中山侯,他已多年再未如此称呼过对方,哪怕这个称谓二人皆熟悉不过。
  说着,便把自己整个身体的重量压了上去。
  薛存芳的手法算不得多好,反而弄得他愈发难受,难以纾解,更难以自控,索- xing -不再控制,这不是有现成的大昭第一美男子吗?
  可若说聂徵完全不能控制自身,却又没有去吻薛存芳,只是伸手拉扯对方的衣衫,薛存芳也急了,论力气他不是聂徵的对手,在对方怀中百般挣扎,直到感觉那东西抵上他的大腿,顿时不敢再动。转为嘴上功夫,先是卖乖求饶,再是威逼利诱,到最后破口大骂,一番软硬兼施……见聂徵皆不为所动,薛存芳的语气终于彻底软下来:“徵哥哥……你……不要这样对我……”
  聂徵听得这一声,倒是怔忡了。
  薛存芳的语气软化,底气不足,畏惧和软弱便浮了上来,那一声里隐约含着细碎的哽咽,间歇里又低咳了一声,自胸腔内发出,闷闷的,带得身体也是一阵颤动,聂徵和他紧贴在一起,自然感受分明。
  是了,这才想起这位小侯爷身体不好,千金之躯,哪里受得了这个?
  他放开对方,一只手顺着双腿滑下去,握住对方的膝盖并在一起,这次询问了他的意见:“这样呢?”
  分明见薛存芳眸底闪过一分暗色,大抵是觉得屈辱,口中却温顺道:“徵哥哥欢喜便好。”
  
  【……】
  聂徵用力阖了阖眼,那时只想到一句话:色如刮骨钢刀。
  他睁开眼,幔帐之中的一切,又如缱绻香艳的一场梦,顺着他的脚踝、紧贴着皮肤……缠绵粘连,层层叠叠地包裹上来。
  翌日醒来之时,枕边人已杳然无踪。
  聂徵往身边的床榻上摸了摸,一片冰冷,也不知那人是何时离去。
  他看一眼狼藉的床榻,脑中乍起一道惊雷,终于反应过来,腾地从这张床上立起,又按住额角,只感一阵头疼,他俯身去捡起地上的衣衫,拍去衣襟上想也知是何人敢留下的足印,一件件往身上套,一面往屋外走,不再回头看一眼。
  一路侯府上下的人见了他,无不殷切地迎上来:齐王爷醒了,要人伺候吗?要用早点吗?要小人为王爷备轿吗?……
  聂徵一概以一句话婉拒——“不必。”
  第一次感到这中山侯府如此之大。
  待得终于从中脱出,聂徵立于门外,松了一口气,少顷,却对着空无一人的后巷愣怔起来:是了,没有轿子,难道要他走回去?
  最后还是齐王府上的轿夫及时赶了过来。
  说是中山侯早早吩咐下来,今日王爷走得早,要他早些出来候着,只是他候在正门,没想到自家主子从偏门走了出来。
  聂徵听得“中山侯”三个字,太阳- xue -便是一跳,什么也没说,摆摆手,俯身上了轿。
  轿行平稳,聂徵稳坐其中,这才得了余暇,以指尖轻揉太阳- xue -,一下一下打着转,好好思量起昨夜的前因后果。
  昨日,是中山侯的诞辰。
  起初聂泽说起这事,他在心中默算一番:是了,薛存芳二十七岁了。
  他本不想去的。
  满朝文武,谁不知道齐王爷和中山侯最是不对付?
  每每朝议之时,若是齐王爷站左侧,那中山侯只会站右侧,若是齐王爷站右侧,那中山侯只会站左侧,泾渭分明如一道楚河汉界。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