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古代架空 >

知我者谓我心忧 作者:晋咸(56)

发布时间:2019-05-09 21:58 类别:古代架空

      两人此刻不是琴箫唱和的知音,他们身上所穿的繁复服饰时时刻刻都在提醒着他们——君臣有别,不可并肩。
    是对他没有在亲征的时候谋逆的嘉赏么?是对他掌国的信任么?既是这样,又为何在离鄢的时候进行三权分立,由魏太后和上大夫楚平辅政?
    苏珏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楚云祁,你根本不用担心我会背叛你,因为我爱你。
   “变法大成,楚西南也已平定,下一步棋我们要怎么走?”楚云祁低声问。
   “墨国。”苏珏淡淡道。
    楚云祁挑了挑眉看向苏珏,身边人的眉眼依旧谦虚温雅。
    如果将诸侯各国格局比作一场博弈的话,苏珏定是局外之人,他永远都是波澜不惊地看着这盘他早就预见过结局的博弈,在诸侯国鸡飞狗跳的时候,缓缓落子,每一步都走的近乎完美,每一步都起承转合。
   “墨国?”楚云祁偏头问。
   “想要成为中原霸主,有三个条件不可或缺。”苏珏转头看着他,伸出白玉般莹润的手指说道:“第一:拥千万人口、万里土地;第二:变法强国,怀雄厚国力;第三:据易守难攻之关口。简而言之便是‘天时,地利,人和’。易守难攻之关口相当于百万雄师,此为仅次于国力强盛的条件。”
    楚云祁眼眸闪了闪,薄唇玩味勾起,盯着身旁的白衣相国。
   “墨国,地处西北,函钧关,嘉谷关,居庸关,随便拿出一个关口,都是易守难攻。墨人发迹穷山恶水之地,与我楚始祖发迹九湘毒沼之地有异曲同工之妙,因此楚人和墨人有着极为相似的国风——不折不挠,乐于斗争。据易守难攻之关口,退可休养生息,进可涤荡中原,乃是中原霸主的不二之选。墨国君臣一旦看清诸侯国格局,定会不遗余力东出,那将是我楚陨落之时。”苏珏沉声道。
   “呵......杀死一只幼虎有上千种手段,寡人可没有闲情逸致看着老虎长大了咬我一口。”楚云祁冷笑,阳光透过窗子照- she -进来,在他苍白刚毅的脸庞投- she -下晦暗不明的影子,那双眼眸异常地冷,浑身上下散发出的嗜血气息让人难以靠近。
    苏珏看向他,皱了皱眉,伸手紧紧握住楚云祁的手,那双手已经沾了上万人的鲜血了,他太了解楚云祁,在处理墨国这件事情上,他定会采取最直接且最粗暴的方式——屠国。
   “墨人在西北边陲半游牧半农耕延续了这么久,其坚毅好战的- xing -格可想而知,在这件事上不可硬碰硬,将一只困兽逼到走投无路之境对我们来说也是很不利的。”苏珏一直紧握着楚云祁的手。
     楚云祁挑了挑眉,看向他,苏珏微凉的指尖在他手心上抓了抓,将他心底暴虐嗜血的野兽安抚下去。
   “对待墨国,我们只能作长远计。”苏珏顿了顿道:“你可愿与我下一赌注?”
   “代价呢?赢了怎样,输了又会怎样?”
   “赢了,楚一统中原,自此天下归楚,车同轨,书同文;输了,中原战国再无楚国。”
   “说吧,怎么个赌法?”
   “怀柔。”苏珏道:“此计第一步:与墨国联姻,王上亲自送亲,以示尊敬之意;第二:下令凡是愿意举家迁往墨国居住的百姓进爵三等;第三:派遣我王最信任之人入墨,将新法引进墨国。最后一步至关重要,我王须谨慎。”
   “兰君大手笔啊。”楚云祁略微沉默后便拍掌大笑道:“我楚人迁往墨国,与墨人结婚生子,不出三代,便是‘墨中有楚,楚中有墨’。那个时候,墨人只知楚礼、楚法、楚制,俨然楚人矣,而墨国则形同我楚于西北部一郡县,楚不费一兵一卒便可得一国,妙哉!”
    苏珏微微摇头道:“此计关键在于必须有一人待在墨国将这一切控于掌中,不然楚人很有可能被墨风同化,到那时,不但达不到我们想要的结果,我们还会因为‘养虎’而被反咬一口。”
    楚云祁听罢沉默了,要在楚国找到一人——这人不但要忠心楚国,还要有出色的领导能力,前往墨国,能很好地- cao -控整个局面,还能将楚国新法、制度、礼仪潜移默化地渗透到墨人的血液中去。
    他偏头看向苏珏。
    是的,这个人只能是苏珏。
    可是一个泱泱大国的相国无端辞职前往一穷二白的墨国主政,这怎么都会让列国起疑,而此事最怕的就是墨国起疑,列国发问。
    苏珏似乎也没有想到怎样才能将此事做的自然而然,他略微低头,紧皱着眉,一言不发,他长如蝶翼的眼睫在眼底投下浅浅的影子,光洒在他的侧脸,带着朦胧的柔和,薄唇轻抿着,楚云祁觉得莫名的喉咙发紧,心底升起一股不明不白的燥热感,灼烧着他的灵魂。
    是什么时候伸出滚烫的手轻抚苏珏温柔的眉眼的?是什么时候抑制不住紧紧抱着苏珏贪婪地呼吸着那人身上淡淡的兰香的?是什么时候一遍又一遍低声说着“寡人不许你去”的?
    楚云祁浑浑噩噩,直到那人呼吸不稳地推开他,撞到书案上堆叠的竹简时,楚云祁才回过神来。
   “你怎么了?”苏珏退后几步,呼吸有些不稳。
    楚云祁突然紧紧抱着自己,一遍又一遍地在他耳边说“寡人不许你去”,着实将他吓了一跳。
   “啊,没事。寡人有些乏了,此事先搁置着吧,容我想想。”楚云祁呼出一口气,掐了掐眉心,朝苏珏挥了挥衣袖。
   “臣告退。”苏珏拱手行礼后,便退了出去。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