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古代架空 >

小温侯 作者:喵晚晚(49)

发布时间:2019-05-06 21:51 类别:古代架空

  同样是穿越,为啥差别这么大嘞?
  唐书恒一个连女孩儿手都没摸过的大龄单身狗,竟然来到这地方享受此等特殊对待,府内妻妾成群,连大岐王朝三大美人中的两个,都在他家里!
  为什么自己就只能穿成个小屁孩,还是个连原来的我一半高都没有的小屁孩!看谁都要仰着头,还有那刀疤脸小老弟,真是个事儿逼,一天到晚的净事儿!
  老好人常泽最讨厌这种人了,但是刀疤脸小老弟是自己这具身子的大哥,在这该死的三纲五常封建王朝,自己作为弟弟,一切活动都要以兄长为主,不能违抗他的任何命令。
  曾经在课堂上听到这点儿的时候,Karen还觉得很稀奇,觉得那个叫什么孔子的实在是个天才,但现在真的处于这种情景下了,自己只恨不得把他从棺椁里扒出来,质问他为什么要提出这些害人不浅的东西贻害后世。
  Karen心内正吐槽着这些不公,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道声音。
  “不知常小公子大驾光临,未曾远迎,请莫怪罪。”温璟换了一身宝蓝色圆领袍,墨发松松挽就,脑后斜插了一根青玉簪,雅致而又不失体面。此刻他正面带微笑看着他,炯炯有神的眸子里闪过一抹狡黠。
  常泽看到了远远跟过来的世子妃一行人,立马会意,拱手道:“雪月将军之弟,常泽,见过小温侯!”
  “常小公子今儿来找我们世子爷,可是有什么事?”世子妃淡淡问道,她对这个据说摔傻了脑子的小孩没什么好感。
  “瞧嫂嫂这话说的,没什么事儿就不能来找小温侯哥哥玩了嘛?”常泽仰着头,眨巴着一双大眼睛,开启卖萌模式。
  “常小公子误会了……”世子妃被堵得哑口无言,初儿忙替自家主子打圆场,“常小公子爱找谁玩儿,便找谁玩,我家主子自然不敢干涉,只是出于对公子您的关心才问了一句……”
  “哦,这样呀。”常泽眼珠一转,心中已有主意,三步并做两步跑到温璟跟前,一把扑进了他怀里,小兔子般蹭了蹭他的衣襟,“我太喜欢小温侯哥哥了,我可不可以搬到永安宫跟他一起睡觉呀?”
  一语罢,包括小温侯在内的所有人都石化了,脸上表情极为夸张,尤其是世子妃,眼珠恨不得蹦出眼眶来。
  “常泽,你干嘛呢?赶紧下来!”温璟用只有他们两人能够听到的声音说道。
  “我真的好喜欢世子哥哥呀,让我留下来嘛~”常泽觉得好玩,从前如这般大的时候,他还不知撒娇为何物,只记得自己的爸妈天天不见人影,把自己放在古板的爷爷家,由爷爷奶奶带大。
  “主子,这——”采竹和星儿一时没了主意,只得询问自家主子。
  “常泽,我数三声,你再不下来,休怪我不客气了啊——”温璟气极,索- xing -撩下一句狠话。
  他倒不是不想留,只是实在不习惯跟别人这般亲密接触,即便这个人是往昔同吃同住半年有余的Karen。
  再亲密无间的朋友,也要有自己的私密空间,这是温璟为人处事的准则之一。
  还没等他开始倒计时,世子妃罕见地开口了:“世子爷,常小公子如此喜欢你,不如就将他留下来,偌大的永安宫就住了这些人,多他一个也好添些活力。”
  初儿忙顺着世子妃的话继续说:“是啊,世子爷,您就留下他吧,难得见常小公子如此亲近一个人……”
  常泽脸上笑开了花,心里暗自想着,这俩臭婆娘,今儿可算是说了一句对话。
  温璟还是- yin -沉着一张脸,冷冷道:“三,二——”
  常泽瞬间松开手,退后了几步,站到了离他约三步远的地方,眨巴着眼睛,嘴边仍挂着那副天真无邪的笑容。
  “搬过来可以,只有一点,必须保证辰作亥息。”温璟毕竟跟他住了那么久,知道Karen有个大毛病,晚上不睡,早上不起。
  这家伙,不跟他一块住都看不出来,他也太太太能熬夜了吧!
  寻常人顶多撑到半夜一两点就不行了,这家伙,半夜一两点的时候还精力充沛的跟头牛似的,有一次唐书恒起夜上厕所,路经Karen的屋子,发现还是亮着的,里面有些轻微的动静,而那个时候已经近凌晨四点了。
  但是熬夜归熬夜,Karen这家伙不光没有黑眼圈,皮肤也不见丝毫不好,还比以前更白了!
  “……”这会轮到常泽卡壳了,说实话,让他早睡没啥大不了的,但是早起就有些困难了……
  他以前在德国的时候,学业没中国这么紧,也不用像中国学生一样天不亮就起来,月上梢头才回去,睡到自然醒对他来说是很容易实现的,来了中国,这件事变得有些困难,但也还好。刚来这个破地方,作息就有些痛苦了,每天天不亮就被刀疤脸小老弟揪起来,检查他的课业,可怜自个儿都没睡醒,半梦半醒间都不记得自己背的什么玩意儿。
  好不容易熬过了那段艰难的日子,来到宫里养病,可算有个光明正大的理由晚起了……直到唐老弟来了,自己本来一番好意,想搬过来,也好具体商议那个大计划,多好的理由,这家伙竟然还不给面子!还故意为难我!
  不带这么坑亲友的啊!
  常泽很生气,但他不能拒绝,只好咬牙答应了下来,唇边依然挂着那副天真烂漫的笑容:“当然没问题的啦!”
  “孟公公,你带一些下人过去,帮常小公子收拾东西,世子妃,你带初儿、采竹和星儿去收拾一间屋子出来,床单被褥都换上新的,给常小公子住。”温璟表面不动声色地吩咐下去,内心早就乐开了花。
  辰作亥息,我看你怎么受得住!
  与此同时,永安宫门外立着两个人,前方一人着素白衣裳,背着一把青布包裹的素琴,一手扶着门框,静静地望着院内的场景。
  正是六皇子叶天朔,旁边站着他的贴身侍女小红。
  刚刚发生的事情,他丝毫不落,都看在了眼中。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