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古代架空 >

小温侯 作者:喵晚晚(3)

发布时间:2019-05-06 21:51 类别:古代架空

  两人一路横冲直撞过了安检,来到了候车室,屁股还没坐热,就要发车了。又是一阵忙活,中途还倒了一次车,火车换大巴。
  到达渑县之后,唐书恒本想带着Karen打的过去,谁知司机在听说那个稀奇古怪的地名之后,愣是不敢载他们,加钱都不愿意去!
  唐书恒无法,最后两人还是死皮赖脸蹭上了一辆顺路的三轮车,才在次日傍晚,到达了渑县小里庄考古研究基地,与省考古研究所和A大考古专业的专家们会合。
  当时,一身汗臭跋涉千里而来的唐书恒,心里的感觉跟红军会师一样一样的。目光转向一边正与所长兴高采烈聊着此墓相关情况的Karen,唐书恒又暗自郁闷了下。
  同样都是跋涉千里来的,这待遇怎么差别这么大?
  “书恒,快过来——”自家老爹可算出现了,却根本不给他任何喘气的机会,刚来就不让他闲着,“一会要开个小会,完事之后可能会下墓,你带好Karen。”
  多日不见,感觉自家亲爹好像瘦了些,原先圆圆的脸庞削尖了许多,也黑了。
  褪去在学校常年穿的一身洗得发白的西装和系的歪歪扭扭的领带,穿着一身不起眼的工作服,带着沾着一些土的白手套的他,看着就像个辛苦耕地的老农民。
  唐书恒的一句“爸”卡在了嗓子里,看着老爸在留下这句话之后,一句多余的话都没说,又去了别处忙活,不停进进出出,突然心头涌上了一股心塞。
  唐书恒自六岁起,母亲便因癌病去世了,只剩他与老爸相依为命。
  老爸把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了所热爱的考古事业。受唐鹏教授的影响,唐书恒自幼也对文物、考古极感兴趣,不光遗传了唐鹏教授的高度近视眼,骨子里的认真刻苦钻研劲儿,也遗传到了。
  只是由于自幼受到家人来自生活上的关爱较少,加上与人沟通少,唐书恒人际交往上的能力极差,也不太懂如何照顾别人。跟Karen的相处,对他来说是一个极大的挑战。
  Karen那边与领导的临时“会晤”也结束了,他这才想起来被自己丢到一边的老伙伴。
  四下探头寻找了一番,正好看到陷入沉思状态的唐书恒。
  Karen抓了抓头发,正打算偷偷上前,给这个老伙伴一个出其不意的“惊吓”,脚下却猝不及防被绊了一下,登时一个不稳,直接向前扑去。
  他的第一反应是紧紧护好相机和笔记本电脑,手忙脚乱之时,突然感觉手腕上一紧,不知是被谁拉住了,这才避免了与大地的亲密接触。
  Karen倒不是头一次遇到过这么窘迫的事,因此也很快就调整回来了,心里对中国人的好感度再次提升了一个台阶。中国人的热情好客,果然不是白吹出来的!
  Karen刚想抬头向那个好心的大兄弟道个谢,抬头的一瞬间却是一愣。不只是他,对方也怔住了,看着他这副样子,许久没反应过来。
  “Karen?”对方微惊。
  “周鼎坤?”Karen- cao -着一口蹩脚的中文,喊出了对方的名字。
  两人刚要开启一番相认,唐书恒早已放下了包,从临时搭建的帐篷里走了出来,看到站在Karen对面带着一个黑帽子、黑外套牛仔裤的周鼎坤后,反应不亚于看到卫星撞地球。
  “周鼎坤,你怎么也来了?你不是回家了吗?”周鼎坤是家最远的,按理说此时他不该来这才对。
  “前几天,教授给我打电话说了渑县小里庄发现了一座未知朝代古墓,有可能是魏晋的,所以我便过来了。”周鼎坤长得文绉绉的,说话也文绉绉,对谁都很客气。
  “魏晋的?那喊我和Karen过来干嘛?”唐书恒心里纳闷,他和Karen都是秦汉考古方向的,突然一个电话把他俩喊了过来,他还以为是秦汉的呢。
  “这我就不清楚了,一会开会,应该会详说一番目前的发现。”
  但凡从事研究工作的人员,大多都是如唐鹏一样一丝不苟,对工作秉着高度热情及责任心,对于没有把握的事通常都不会乱说。
  唐书恒、周鼎坤这两个考古研究生中的佼佼者,给大家的印象也是如此。
  只是前者内里并非如外在一般,而后者却是从里到外始终如一,是个彻头彻尾的学究。
  “那,我们,进去开会?”Karen抓了抓一头金色卷毛,浅灰色的瞳孔巴巴地瞅着两人。
  “当然要进去了,走吧。”唐书恒也不多说,当先带着两人向着基地最中央的帐篷走去。
  Karen之前也没少下墓地,不知为何,这次却显得那么激动,一路不停惊叹,相机也打开了,随时随地拍几张。说着德国风味的中文,不时还会蹦出来几个德语单词,充分表达出了他的激动之情。
  刚一进简陋的会议室,一行三人就接受到了领导的热烈关怀。当然,主要还是对Karen,毕竟整个考古专业,目前就这一个外国留学生。所谓物以稀为贵,就是这番道理了。
  一番客套后,三人落了座,正对着唐教授,在场的考古专家们除了唐鹏、王所长、刘副所长之外,还有三位来自省考古研究所的,以及一个外地调过来的陈博士,实习生和研究生若干。
  王所长进行了一番开场白,加上对Karen能亲自“莅临指导”的一番谢意,唐书恒不住翻白眼。
  左边的周鼎坤坐的端端正正,神情丝毫不为所动,甚至还掏出了本子在记着什么。
  再看右边的Karen,却是笑容满面地听着领导讲话,不时掏出相机拍一张,不像个“指导”工作的,倒像个出来旅游的。
  随后,会议正式开始,大屏幕上投影出了若干张照片。
  瞬间,包括唐书恒在内的所有人,都是瞬间变了颜色!
 
 
第3章 渑县古墓(3)
  屏幕上投影出了几张照片,第一张是头天发掘时的场景,没有什么特殊地方。
  第二张则是墓门正面照片,普通的石门,右上角刻着一个奇怪的图腾,距离有些远,唐书恒看不清楚。石门破败不堪,尘封已久。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