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古代架空 >

小温侯 作者:喵晚晚(27)

发布时间:2019-05-06 21:51 类别:古代架空

  从他这个角度,刚好能看到叶天朔的侧脸,这么一近看,温璟发现对方长得还真不错,五官精致的宛如个瓷娃娃,完全看不出来上过战场。
  定了定神,温璟整理了一下早就打好的腹稿,让他大声斥责别人,对他来说难度太大,但讲一些浅显的道理,还是没问题的。
  “孔夫子有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修身、齐家指的均是个人,治国、平天下则是关乎国家的大事。所谓‘国家’,先有国,再有家,国若不存,何谈家与个人?家与国,本就是不可分割的一体。正如刚才常小公子所说,六殿下和陆副将为国浴血奋战,舍小家而为大家,班师回京后,也不求丝毫赏赐。陆副将忠心为主,只有这一个请求,希望六殿下能留在他应该待的地方,振翅高飞,而不是如金丝雀一般困于笼中,他又有何错?六殿下顾念着属下安全,将过错尽数揽于己身,赤血衷肠,天地可鉴,何错之有?”
  一番话说完,温璟长舒出一口气,满座之人,皆是满目震惊,宣平侯见事情端不住了,压下心头的怒意,走上殿,下跪请罪:“犬子无知,乃父之过,还请陛下降罪!”
  温璟大惊,也跟着跪下。但是他觉得自己没有错,不过是说出了实话而已,而且这番话自己是细心考虑了好久,才说出口的,并没有明着挑战任何人的威严,怎么就有罪了?
  叶天朔微微侧身,望了一眼温璟,眸中满是探究之色,温璟猝不及防与他的眼神对上,有些无措,慌忙移开了视线。常泽也好奇地眨巴着大眼睛,瞅着他,温璟暗自翻了个白眼,等宴会结束之后,自己一定得把这笔账跟Karen好好算算!他这可是欠了自己一个天大的人情!
  “父皇,小温侯此言有理,六弟天生是个习武打仗的好苗子,儿臣以为,不如同意。”太子开口道,竟然也在为他们说话。
  “是啊父皇,太子兄说的对,老让六弟在宫里憋着,可不得闷坏了!”三皇子见太子开口,忙出声附和,四皇子也在一旁点头,无声表明了他的立场。
  “陛下,璟兄也是好意才为六殿下和陆副将开口说话,而且凭远觉得,此番话也甚是在理……”任凭远也不甘落后,开口求情。
  永昌帝皱眉思索了片刻,小温侯前边说的几句,还算在理,到中间就越说越偏,一直到最后,简直是荒谬!但烬儿他们都开口表明自己的立场,替小温侯说话,何况彦兄也都这么说了,自己就算再生气,也得给他们卖个面子。
  朔儿这- xing -子真是一点都没变,随他娘啊,只要他打定了主意,便绝不松口。不过有一点他想不通,这小温侯与朔儿一向也没什么来往,今日他为何会替朔儿说话?
  皇后见永昌帝沉思不语,看了看台下或跪或站的众人,轻声道:“皇上?”
  永昌帝回过神来,沉声道:“都起来吧,各自回席位上去,今日之事暂且压下,谁都不许再提。若有人胆敢违抗,以冒犯罪论处!”
  “是!”众人齐齐应是,各自归位,常泽不情不愿地跟着臭着一张脸的常子坤回了位置,温璟也被自家老爹拉回了座位上,陆副将则退出大殿,他的席位在侧殿。
  随着李公公一声高呼,礼乐重新奏起,衣着华贵的舞姬们重新上台表演,端着各式菜肴的宫婢、太监依次走到各人面前,温璟肚子早就饿的咕咕叫,但这会儿还是不能吃。
  温璟奋力地吸了吸鼻子,在心中默念道德经,就当自己是个修道者吧。明明饿的前胸贴后背,眼皮子底下就是一堆色香味俱佳的宫廷菜肴,还不能吃,真是折磨人!
  别说是饿着看歌舞,就算是让他吃饱了看,他都提不起兴致来。只见对面的太子一行人,眼珠子直愣愣地看着那群细腰窄肩、体态轻盈的舞姬,不住鼓掌叫好,温璟真是暗生鄙视之情,到底是古人啊,就是没见过世面。
  再看那个六殿下,就一脸冷漠的神情,即便是美人在前,也丝毫提不起兴趣,只是自斟自酌,一杯接一杯,堪称海量!又是一个嗜酒如命的人,酒有啥好喝的?温璟在现代的时候,就从来不喝酒,不管白的还是啤的,顶多喝口葡萄酒。
  等等,这个六殿下对美女视若无睹,不会是个……- xing -冷淡吧?
  温璟正为自己的恶趣味而暗自发笑,突然眼角余光瞥到了激动地满脸通红的常泽。
  Karen那小子竟然也一脸兴趣盎然?!开什么玩笑呢,德国好歹是个发达国家,而且Karen也常常满世界跑,啥样的美女、歌舞没见过?好吧,可能这舞蹈他真的没见过,因为温璟自己都是第一次看。
  温璟无聊地又开始观察着面前的盘子、酒盅,普通的流云花纹,材质好像是陶制品,年代不知,雕刻时间未知……哎,手头没有工具,只靠肉眼看真是麻烦!
  一曲罢,宴会正式开始,随侍一旁的宫婢们上前揭开盖子,浓郁的饭香夹杂着热气扑面而来,温璟早就等不及了,一筷子夹起一块鱼肉,放入口中,到底是宫廷菜式,跟普通民间菜就是不一样!
  这场庆功宴上的风波,算是平息了下来,虽然问题还没有解决。温璟心里还记着Karen的事,眼睛不时往常泽坐的地方瞄去,每次对上常子坤将军的眼神,尤其看到他脸上那一道刀疤,后背总是一阵冒冷汗。这个常子坤,真是好可怕,自己一定要远离他……
  好容易熬到宴会结束,众人依次离场。已近亥时,天色幽黑,宫人们点起了灯笼,引领着一众达官贵人前行。
  六殿下走的很快,毕竟是一个人,陆副将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跟上去。这个叶天朔,竟然还是个独行侠?温璟不由得对他产生了浓烈的好奇心。
  温璟跟在- yin -沉着一张脸的宣平侯,和满脸无奈的侯夫人身后,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话都说不出来,常泽也耷拉着脑袋,被他那个刀疤脸兄长拽着,一举一动完全不由自己掌控。
  哎,这可怎么相认啊!温璟又发愁了,他可不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上前与Karen相认,也不知道,刚才在殿上的时候,Karen这家伙认出自己了没?
  从他那个眼神,估计是没认出来。而且自己那番话刻意雕琢过的,模仿着古人说话的腔调,毕竟自己可是考古专业出身,要是这方面都做不好,那也真是丢人!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