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古代架空 >

小温侯 作者:喵晚晚(26)

发布时间:2019-05-06 21:51 类别:古代架空

  “陛下,不关六殿下的事,这一切都是属下和军中将士们商谋的,六殿下完全不知情……”陆副将的语气与叶天朔如出一辙,两人知道事情不就,都在拼命往自己身上揽罪责。
  “陛下。”雪月军真正的将领,常子坤将军见矛盾激化,自己想置身度外也不可能了,只好站了出来,“属下以为,既然雪月军将士们这般爱戴他,不如就同意了陆副将的请求,何况,六殿下的所作所为,大家都是看在眼里的。”
  一语顿时惊满座,温璟也有些诧异,这个刀疤脸常子坤,竟然会开口替“抢了自己地位”的人说话,
  “哥哥,说的对!”小小的常泽也跳下座位,蹦跶着到了殿中央,看叶天朔和陆成两人中间有个空档,便站了进去。
  六七岁的他,只堪堪到了两人腰部,看着还挺可爱!
  温璟“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老侯爷皱了皱眉,有些不悦,侯夫人却没什么明显表情,只是看着殿内场景若有所思。
  常子坤脸一黑,气不打一处来。看来,自己早晨叮嘱的那些,又被阿泽这臭小子抛到了脑后,回去非得好好教训一番不可!
  “常泽拜见陛下。”常泽微一躬身,稚嫩的声音传入众人耳中,“阿泽,以为,大哥哥,不该罚!”
  常泽的稚语引来一片笑声,永昌帝本来气得不行,此刻也被逗得一乐,笑问道:“小阿泽,那你来说说,这两个大哥哥为什么不该罚?若你真能把朕说动了,朕便听你的,不罚他们两人了!”
  “陛下,稚子无知,臣带回去之后,一定严加管教!”常子坤叹了口气,也上了殿中央,想把常泽这个丢脸的家伙领回去。
  “子坤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一个小孩子而已,又能当什么真?别拦,让他说,朕倒要看看,这小阿泽能说出什么大道理来。”
  温璟心内愈加确定,这个常泽,一定就是Karen!没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他本来还打算悄悄动用一下宣平侯府的力量,在全国范围内搜查一下,现在看来倒是自己想多了。
  接下来就是找时间去跟Karen相认!等庆功宴结束?
  温璟完全不担心Karen此刻的安全,因为永昌帝看着还蛮喜欢他的,只要Karen接下来别说什么大逆不道的话,估计就没啥事。
  常泽拂了拂袖子,挠了挠头,- cao -着一口蹩脚却对温璟来说再熟悉不过的普通话,软软地开口道:“大哥哥们,为国打仗,不怕死,是大英雄。大英雄,不应该,因为小事情,被罚!”
  “噗——”温璟再也绷不住了,狂笑出声,心道:“Karen啊,叫你强出头吧!本来普通话就不好吧,腹中笔墨还不多,你看看你这都说的什么鬼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不过幸好,你没说出德语,那样的话,估计全场就我能听懂了。”
  满座众人也都是忍俊不禁,只有常子坤觉得,自己的老脸有些挂不住。
  他觉得,自己活了二十多年,都没有这么丢人过。为什么阿泽不过是从假山上摔了下来,醒来就变成这样了?原来的阿泽没这么爱出头,满腹经纶,张口便是文章,现在这都说的什么玩意儿啊!
  “哈哈哈哈——”永昌帝也被逗乐了,笑道:“说得好啊,好一个‘大英雄不应该因为小事情被罚’。那朕再问问你,你觉得什么是大事,什么是小事?”
  常泽被问的一愣一愣的,茫然地睁着大眼睛,眨巴了几下,视线在叶天朔和陆成两人身上转了个圈,温璟心里一紧,Karen不会词穷了吧?永昌帝这个问题,往大了说,能洋洋洒洒整出一篇文章出来,往小了说,又不知道Karen能不能表达出来。
  要不自己上去帮他一把?
  等了半天还没听到常泽开口,温璟已经打好了腹稿,正准备上场的时候,突然又听到了常泽软软的声音:“国家,是大事,个人,是小事。”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哈哈哈哈双更!
 
 
第17章 宴会风波(5)
  大殿上一片沉寂,无人说话,每个人都是心思各异。
  殿中的叶天朔和陆成,交换了个眼神,却都没有开口,任大统领、宣平侯和侯夫人漠然旁观,如同在看一场闹剧,太子、三皇子、四皇子、任凭远却饶有兴趣,观看着这边。
  只有常子坤眸中满是焦急,别人可以置身度外,他可是阿泽的亲兄长,如何能冷眼旁观?
  温璟内心暗自纳闷:“不是吧,Karen连这都知道???他们资本主义国家,不是信奉个人主义、自由至上么?这种传统儒家观念,不是一向被他们所不齿么……”
  永昌帝在短暂的惊诧过后,又凝神问道:“阿泽,你且说说看。”
  还说?!再说下去,Karen真的要露馅了!
  他跟Karen怎么着也是同吃同住了小半年,这家伙有几斤几两,自己再清楚不过了,刚才那句话他能说出来,就已经让温璟大跌下巴了。
  温璟不再犹豫,挺身而出,在满殿人诧异的目光之中,走到殿中央,躬身行礼,低首敛眸朗声道:“陛下,常小公子毕竟年幼,四书五经于及冠之人读来,都觉甚为枯涩,更何况一个孩童。璟认为,陛下的问题,于常小公子来说过难了,不如……由璟代为回答。”
  温璟说这话时,眼睛一直盯在地上,丝毫不敢看宣平侯和侯夫人的方向,天可怜见,他真的不是为了出风头,Karen对他不仁,他可不能对他不义,对方有难,自己不出手相助的话,实在是说不过去。
  毕竟,自己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岐王朝,就剩下他这一个伙伴了。
  永昌帝将视线移到温璟身上,瞥向一旁坐着的宣平侯,眸中现出笑意,丝毫不在意温璟这番“无礼”的行为,道:“也行,小温侯且说说看,说得好的话,朕便不计较这一应过失。”
  温璟微微抬头,眼角余光瞥到了右前方站着的那三人,以及侧立一旁的常子坤。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