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古代架空 >

求生 作者:ATMAN(58)

发布时间:2019-05-04 21:14 类别:古代架空

  “贵人!哇!他真的来了!”
  诗阳听着这几个女人的笑声,开始担心容回晚节不保。
  待声音渐行渐远,诗阳便跃进一处楼内。长期不用法力,逃跑时用的轻功已经炉火纯青。
  他早发现这楼都是空的,里面的确无人。但是屋里堆满的……全是财宝!诗阳回忆诗霖的话。说是卫国人为了防止财宝被盗,于是将密函封进了一只木镯里。诗阳一堆堆翻找了,却是没看见那镯子。
  已经到了一楼。这里的一堆珍珠翡翠玛瑙金子里根本找不到什么木制品 ,于是拿了自己的素扇出来。
  折扇很配合的幻变出自己原来的模样,诗阳摸摸好久没见过的长生剑时,地下忽然传出声音!
  诗阳又是一步跃,躲到窗外。
  只见那地面开了一个洞,有几个人走出来。“采花一定选仔细喽,陛下嘱咐的。”
  采花?
  诗阳看过去,却被吓了一跳!这脸……丑到了……无法形容!鼻歪眼斜,五官移位似的难看!一个就算了,还是全部……
  趁着洞口没有闭上,诗阳跳进去。
  地下果然才是一个部落。屋舍俨然,闹市人头攒动。容回是在最华丽的那栋阁楼里被找到的。可是刚见他,诗阳却笑的几乎喘不过气。
  这个被换上红色喜服头发披散着躺在床上的人……就是守昌的大将军!所以说……那个陛下看上容回了?容回他…他要入赘过去!
  “噗——”诗阳差点笑出声。
  “滚开!”容回以为又是那几个逼他换衣服的丑八怪。刚破口大骂,竟然愣住“诗……诗阳?!”
  “没错…就是我…美人~”诗阳嬉笑着上前,捂住他的嘴。
  “里也叫下来了?”容回吐字不清。诗阳脸抽了一下……放开了手。
  “不。”诗阳笑,“我来英雄救美罢了。”然后做了一个小声的手势。
  容回是打死也不相信,“这里的结界你根本进不来!要知道她们……”话刚说了一半容回就闭上了嘴。他的疑虑变成了思考:不过…要说是掉下来的,也没被下药啊?还拎着一把剑?!
  对面的白衣少年很是轻巧的就看出来容回想说什么。“我啊,和不死城的卖家做了个交易~”诗阳眯眼,有些骄傲的扬扬下巴。
  谁料容回愣了一下,便直接开骂“死诗阳!你别装大尾巴狼了,我可还没傻呐!你这救人的买卖可不比其他,你现在可是还站在这呢!快说是不是陛下来了?”
  一长串话噎的诗阳头脑发热,他道“那个关月说的,有些买卖不用手脚换。”
  “……”关月?
  容回几乎咽气。
  “你可知道那个划地称王的人…才是见者必死。一般买家只是与一个鬼面做交易,见过了也无妨。可听闻这玄色衣袍的主最厌烦见人,一般都是…直接灭口。”
  他一脸你别再说了我不会信的,又道“我这药劲未过,动不了。不然你替我嫁了吧。”
  “嗯……嗯?嫁……嫁什么?”诗阳听清楚后几乎跳起来!
  等一下!哪里不对吧?
  “为什么是……嫁!”入赘已经难以接受了!还特么要嫁!
  不!绝对不嫁!天仙也不嫁!
  于是诗阳故作镇定道“我说,我可不比将军的美貌与魅力,再说这喜服怎么穿的像个女人一样?还披头散发的?我可撑不起来。”
  都说了是“嫁”!能不是女装吗!容回要不是没有力气,早就骂出声来了。忽然他干咳一声转脸向诗阳,做为难状回道“要是你能打过他们的话,我就不勉强你。要知道,和他们讲道理是死路一条。”
  容回看见诗阳仿佛有些动摇,又继续道“诗阳我保证,在你洞房前我一定救你。我在这里好专心解了这药- xing -。”
  诗阳心里也开始思索“说来我的确是没有探探那些人的法力,再说我这法力毫无杀伤力…比起容回可……但是穿成这样还像个女子一般…”
  “等一下!我是……动摇了?暗许了?好吧好吧,人家是陛下,我这一嫁不是身份。再说…就这衣服我穿了,比容回这小子好看个八百十倍!”自然是想到了这儿,他便一把扯起容回,义正言辞道“本王穿确实比你好看,我可不是怕打不过他们。”
  上钩了!容回点头,“是是是,你好看。你就穿了衣服披了盖头躺好,顺便把我藏到帘子后面。”眼看马上就天黑了。
  “盖头!”这真是把容回做女人嫁过去。“知道了。”诗阳扶额,穿都穿了,不差盖头。
 
 
第33章 花开夜色晚
  花轿轻摇,外面是冷月重霜,月下张灯结彩。诗阳打了个哆嗦,拉开盖头看见明晃晃的八角灯照进来的光。他偷偷掀开一点纱帘正瞥见一张丑陋的脸!于是赶紧重新敷上艳红的盖头。“这里…好奇怪……怎么长相都有些…”
  “落轿——”外面是拉长的女声。
  到了!
  帘子被拉开,一束光撒进诗阳眼里。
  “贵人请拉住。”诗阳装作困难的样子轻轻拉住一条五色丝拧成的纤绳。手下看了一眼,敢情这还真是没亏待我们容将军。还栓这续命绳,也是挺用心。
  被一群人牵引着穿过吵闹的大堂后,终于进了一处安静的地方。
  “贵人坐好。”诗阳被人扶正了,便听见有人出了门去。四周静下来。
  诗阳又等了一会儿,听见没有声音了才掀开盖头,从软榻上起来。他四处走走,顺便抓了把贡盘里的瓜子。四下看看,诗阳却发现这屋里一点也不像成亲的打扮!到处都是空落落的,四面都是银子打磨的镜面,除了软榻就是香炉。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