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古代架空 >

小大夫和他的饲养员 作者:子去经年

发布时间:2019-05-01 22:31 类别:古代架空

甜文种田文情有独钟布衣生活
 
  文案:
  嗯…攻受属- xing -
  懒鬼吃货文弱大夫攻X田螺姑娘夏枯草精受
  一个日常小故事
  没什么大波折,小甜饼
  当然,要是因为我文笔不够,这个饼咯牙的话
  只能说对不住啦,求轻拍,毕竟还是有点玻璃心QAQ
  夏生树:我的理想是成为一位合格的人类饲养员!
  钟杭:我的目标是希望对象长出一身腱子肉!
  等对象开始想练腱子肉的时候...
  钟杭:我最讨厌肌肉男了
  尽量每天更新,慢热
  内容标签: 布衣生活 情有独钟 种田文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钟杭夏生树 ┃ 配角:一堆 ┃ 其它:弱攻
 
 
第1章 一
  临夏时节,一大早,古同镇里已有暑气渐渐升起。今天正是赶集的日子,脚夫小贩的吆喝声还有桐花淡淡的甜香充斥着整个街道。街尾的钟家药铺门口,一只雪白的京巴狗正目不转睛的盯着对面的包子铺,冒着腾腾热气的鲜肉包子十分招人,哦,也十分招狗。
  就在小京巴忍不住想冲到对面碰碰运气的时候,药铺的门板吱呀一声,终于被打开了。一个俊秀干净的儒衫青年揉着眼睛出来了,京巴愉快的汪汪了两声,表示单方面对昨天晚上主人把自己踢出房门的行为冰释前嫌。
  钟杭抱起京巴揉了揉它头顶的毛“还肖想着对面的肉包子呢?记吃不记打的蠢东西!”"汪!汪!"京巴疯狂的摇尾巴。“哟~钟家小子,才起来啊!你今天又是最后一个开门的,对面曾老头的包子都快卖完了!”洪亮的嗓音骤然在钟杭耳边炸开,来人是隔壁街上的李大爷,隔三差五就会来钟杭这里推个拿什么的。钟杭和善的对李大爷笑了笑“李大爷,今天还是推拿吗?”“没,今天我来替我家老太婆抓药,她昨个儿又头疼的厉害。”“您稍等。”
  给李大爷抓完药后钟杭才想起来自己和狗都还饿着,于是就去对面买了几个包子,自己一个狗一个的吃着“豆芽菜,你也该找个媳妇了,成天围着对面的大花猫绕像什么样子。”“汪!”“我说你听到了没啊,每次都敷衍我。”“汪汪!”说起媳妇,街坊邻居眼里的超大龄单身汉,单身十九年的钟杭似乎确实没资格教训才单两年的豆芽菜。
  以前他天天埋头读书就是为了考个功名,可谁想到老爹上山采药的时候摔下来死了,爷爷重病床前,不甘心自己家的药铺后继无人,且钟杭乡试失利,便要求他回家继承老爹衣钵。好吧,当大夫就当大夫吧,从小耳濡目染被爷爷一手教出来的钟杭,医术还是足够养活自己和爷爷的。可惜爷爷受他爹死的刺激太大,病了半年便撒手去了。他老娘也早在他九岁的时候难产死了。
  本来像他这样长得俊俏的秀才郎,家里似乎又有些家底的小大夫,即使孤家寡人,也还是很受人尊敬的,按理说随便找个合心意的妻子也不是很难。但是钟杭小大夫却一直有个不好言说的大毛病。那就是,钟杭发现自己对着女人硬不起来!不管怎么尝试,他对女子都只有敬很难有爱。
  这可是个大问题,想小钟大夫在13.4岁上学堂时就发现了这个糟糕的事实了,然后苦逼的发现自己似乎只对粗犷的不行的纯爷们来电,甚至还偷偷欣赏过杀猪荣一身的腱子肉,这可真是浪费了他这么一副好皮囊了。
  而自从今年鼓起勇气当众和打铁的陈铁柱告白却被铁柱狠狠揍了一顿并且闹得沸沸扬扬后,钟杭就不敢再轻易肖想什么了。也是因此,他喜欢男人这事也便传了开来,好吧,谁让他当初也是鬼迷了心窍似得,,事实和时间证明一时冲动真的要不得,钟杭现在想想自己当时的感觉就想回去扇自己一巴掌。欣赏喜欢和爱,还是有很大差别的啊。
  直到现在钟杭在路上遇到铁柱,看到他古怪的目光,钟杭都觉得自己脸有点疼,他不过就是还顺便伸手摸了摸铁柱的脸吗,本来好好的兄弟说翻脸就翻脸。好在虽然有闲言碎语和各种鄙视的目光,钟小大夫还是靠着爷爷药铺以前的老口碑和蔼的态度还有便宜的诊金在这个小镇上留了下来。一人一狗,倒也自得其乐,时间长了,也渐渐有人愿意同他往来了。李大爷便是钟杭的老顾客之一。
  吃完了包子,豆芽菜马上翻脸不认人,迅速地跳下钟杭的怀抱立马撒腿跑了,钟杭知道它是去找包子铺那只又肥又懒的大花猫了,也不管它。
  早上钟杭的药铺还是比较清闲的,钟杭开门进内堂,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在了摇椅上等着生意上门。别人的药铺,药柜前都是木桌木椅,可钟杭的药铺不,他支了一张大躺椅,悠悠闲闲地躺着给人看诊,抓药。
  钟小大夫打小就爱躲懒,现在一个人了,更是怎么省力怎么来。今日的生意似乎有些好,在送走了风寒的林大娘头风的王大婶和扭了腰的陈大伯后…钟杭疲惫的伸了个懒腰,决定是时候去觅食了。说是觅食,也不过是他自己去后院厨房下个面或者随便炒熟一两个狗都嫌的菜然后凑活对付一下。钟杭的伙食自从爷爷病了后是一落千丈,午饭早饭基本是随便对付,很少吃口热的,偶尔晚饭去外头吃碗面活着酒楼里吃点什么。
  就在钟杭在盘算今天中午到底是吃辣酱白菜,还是水煮青菜呢还是糖水南瓜的时候,他惊讶的发现院子里不知何时静静地散落了一地的夏枯草。钟杭皱了皱眉毛,这批夏枯草还是他昨天刚刚去隔壁的大台村的村医那收来的,好好的放在院子里晒,现在怎么洒落了一地。钟杭叹口气,只当是自己家的傻狗在家里上蹿下跳的时候打翻的,也没多想,拿了装夏枯草的草筐,上前蹲下身一颗一颗的捡起来。
  这批夏枯草的卖相很是不错,淡淡的褐棕色,须根完整还连带一些泥土,穗子也很饱满....等等,褐棕色?!钟杭小大夫察觉到了不对,成熟的可以入药的夏枯草都是在现下六月时节等穗子都变成棕褐色的时候采下,那,那,那为什么自己手上这株夏枯草还是淡淡的粉紫色啊?散落在地上的几株夏枯草晒了一天了,大部分都蔫了,就手上这株,还是像刚摘下来一样,色彩鲜艳,不见一点皱的。钟杭皱了皱眉头,也许这株草是夏枯草里的佼佼者吧。“既然现在还不能入药,要不,先种着?”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