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古代架空 >

知君袖里有广寒+番外 作者:蓬岛客

发布时间:2017-01-19 14:55 类别:古代架空

 
简介:
高冷剑客失忆十年,崩了禁欲人设……幸好醒后他全忘了〒▽〒     
攻转受,最后互攻。
(把曾经想写而没有写的play都写了一遍,爽!)
 
 
1、
“我去了十年?”
任千山记得自己赢了比剑,正从雪山上下来。 
醒时却在喧嚣街道的僻静角落,蓬头垢面,衣物失了颜色,捻一下,料子不差,但不是他的。
问明了路,归家后见舅舅谢春风老了许多。
对方摸了摸斑白鬓发:“江湖传说你已破碎虚空,没成想……”
任千山道:“因此任府成了谢府?”
谢春风忙道:“你既回来,自然是要还你的。来,你换身衣裳,一会儿我们甥舅俩边吃边聊。”
说来奇怪,任千山不求华衣美服,却重衣物整洁,此次一路不曾打理,竟未觉不妥。
待换了白衣,剃须洁面,他在镜前细观容颜,与记忆里没分别。
谢春风感慨说:“是我外甥。还是当年模样!”
入席后,任千山推开身前之物:“我不饮酒。”
谢春风顿了顿:“……是我忘了。”
换了清茶。
任千山瞥了眼撤下的美酒,袖中手指微动,心上莫名有些痒。
谢春风浑然不觉,与他说十年间的事。
任千山不做声,只听他讲,半途觉得不对,豁然起身:“你下药!”
谢春风惊得疾退,忽又停住:“你为何要回来!都过十年了,为何还要回来!”
任千山道:“你忘了我是谁,区区化功散能奈我何?”
谢春风已放松下来:“当年你一柄广寒剑,令群雄束手,被尊为广寒君。可今时今日,你的剑又在哪?”
这话一出,任千山悚然。
他竟忘了自己的剑!身为剑客,连兵刃都不上心,何其可笑!
谢春风道:“失了剑,你便不是当年的广寒君。十年,到底十年了。”
拍手唤人进来。
任千山虽中了化功散,但药性受了茶水影响,留有余力。
也不恋战,夺路而出,提纵上了房顶,踏檐而去。不多时,气力用尽滑下来,顺手扒住栏杆,回头见谢春风领着十余人追来。
他恰落在一家酒楼外,屋内灯火通明,隐有人影,不及细思,从窗里钻了进去。
落地时身体绵软,险些仆倒,被人拦腰抱住。
酒气扑面,任千山抬头看去,却是一名年轻男子。
屋中仅这一人。其人肤色极白,沾了酒后酡红,堪称桃花颜色。虽有醉容,一双眼却亮莹莹地瞧他。
任千山勉强直起身:“给阁下添麻烦了。”
那人不问他具体,垂下眼眸,吃吃笑道:“你认不得我?”
他面泛桃花,任千山却脸色透白,冰冷面容稍融,多了几分清致:“不认得。”
那人仍是笑吟吟模样:“那你是谁?”
任千山迟疑过,报了真名。
那人拊掌道:“我知道!”
任千山的确是天下闻名的人物。揽月九天,辟易江河,都是广寒君。
但这些敌不过“当年”二字。
外头有些动静,应是谢春风追上了。那人笑道:“你莫怕,我这儿没人敢来。”
任千山说不上怕,但少了麻烦也是好的。
不及松口气,对方一手揽了他,走动时身体微摇,醉玉颓山,风采夺人。
被半拖半抱地带着往座位去,任千山惊道:“你做什么!”手抵对方胸膛,却推拒无力。
 
2、
对方一袭黑色宽袍,行步间衣摆下露出两把白玉刀,一长一短。
他记得在哪儿看过这般形容,一时又想不起。
那人坐下,拉他入怀,任千山不防,坐在他膝上。
对方环了他腰,下巴枕在他肩头,低声道:“你不知,我便说与你听。我是冉风月,风月无边的风月。”
窝在别人怀里太不像样,任千山不曾遇过这种事,绷紧身体:“……放开我。”
冉风月手下更紧:“不放。”鼻尖轻蹭他脸。
他肌肤微热,触上时像块暖玉。任千山出道至今,何曾被人这般轻薄,化功散起效后,更动弹不得,好不尴尬。
对方道:“你状况看着不太好。”
他凑得太近,酒气浓重,任千山不适地侧过脸。
冉风月见了,反而又冲他吹了两口气。
不知怎地,任千山尴尬八九,羞恼只一二,眼见对方以捉弄他为乐,也不多言,径自阖目养精神。
正好有人推门进来:“楼主——”
任千山睁开眼,循声看去。
冉风月神色一正,斥道:“出去!”
任千山却记起了。
人间富贵真珠室,天上通明白玉楼。
白玉楼份属魔道,有权有势更有财,任千山记忆中,楼主也的确姓冉。楼中人人佩双刀,一名仪刀,一名障刀。但以白玉为鞘的,唯有楼主。
简言之,冉风月是魔道头子。但任千山是散人,与之不相干。
“原来是冉楼主。”
冉风月无异色,只笑道:“广寒君想除魔吗?”
他丰神秀彻,绝无魔道中人的酷烈之色,柔声耳语,直似寻常佳公子。
任千山摇头。
冉风月放声大笑,胸膛震动,引得任千山整个人偎进对方怀里。只是广寒君亦是身高腿长,看来不伦不类。
不稍时,笑声顿歇,他俯首,唇齿微张,咬上怀里人薄薄耳垂。
湿热舌尖卷了软肉,慢条斯理地厮磨。
任千山忍不住低呼一声,反应过来又抿紧唇,手指攥了对方衣裳,耳根处红了一片。暗道,不过是十年,江湖怎成了这般模样。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