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穿越重生 >

反派辞职之前 作者:梅花六(124)

发布时间:2019-05-10 22:47 类别:穿越重生

  剑虽断,剑意犹在。
  裴远霄也用出了他的剑意,抵抗着断剑的威势。
  他顶着这沉寂千年的杀意与威势,一步步地靠近了断剑,伸手握住了那露在外面的剑柄。
  就在裴远霄握住剑柄的那一刹那,他听见一个近乎于叹息的声音。
  “你终于来了。”
  裴远霄抬眸,看见一个半虚半实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那人一身白袍,看不清容貌,但能从周身的凛冽的杀意中看出,他正是那位千年前的太古九荒体。
  裴远霄打算先礼后兵,客气地喊了一口:“前辈。”
  “我可不是你的前辈。”白袍却一点也不客气,直言道,“我知道你是为了我的传承而来的,可是我不想给你。”
  白袍恶趣味地想。
  这人千里迢迢,历经千辛万苦来到此处,却发现不能获得传承,那会是何种反应。是失望、悲愤欲绝亦或是恼怒?
  裴远霄哪个都不是。
  他冷淡地“嗯”了一声,松开手,打算转身就离开。
  白袍没想到是这个反应,直到人走远了,这才反应过来,急忙喊了一声:“等等!”
  裴远霄不为所动。
  纵使生前白袍有着滔天修为,现在死后也不过是一道虚影,甚至离不开这个埋骨地。他生怕裴远霄不管不顾地走了,不再端着,而是道:“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裴远霄这才停了下来,矜持地转过了身,好似是给你面子才接下这份传承的。
  白袍见裴远霄抬脚走了回来,松了一口气,盘膝在半空中坐下:“你一定想知道,我的传承到底是什么吧?”
  经历了刚刚那一遭,裴远霄立刻明白了白袍的意思,接上了他的话:“但是你不告诉我?其实我也并不是很想知道。”
  裴远霄觉得他现在的日子过得挺好的。
  只是担忧这份传承流传出来,又祸害到其他人,搅和得修真界不平静。
  “不、不。”白袍直摇头,“我的传承,是关乎于飞升的。”
  “早在千年前,天地灵气就发生了巨变,再也无人可以飞升。我生来就是天纵之才,不到百年就修炼到了渡劫期,可就差这一线,永远都捅不破这层窗户纸。”
  裴远霄听着白袍所说的话,慢慢地察觉出了不对的地方。
  之前天意盟的盟主所说,太古九荒体是唯一可以无视天地巨变飞升的体质。这白袍也是太古九荒体,不可能会不能飞升。
  白袍笑道:“你肯定在想,为什么我生为太古九荒体却不能飞升吧?”
  “是。”裴远霄没有隐瞒,颔首道,“我有所听闻,有太古九荒体之人可以飞升。难道这是假的?”
  “自然是真的。”白袍的声音冷了下来,“只是……那个人不是我。”
  “你不会知道,我寻找了大半个修真界,终于发现了这个秘密,满心欣喜可以飞升了,可没想到……”
  白袍心情激荡,浑身杀意外泄,凝结成了片片寒霜飘落。
  “当我接触到天道的意识的时候,天道意识毫不留情地告诉我,只有天命之子才能成为这个人突破限制飞升之人,而我,只是他的垫脚石。”
  裴远霄若有所思。
  所以这人才会突然发狂,想要灭掉整个修真界吗?
  白袍看穿了裴远霄心中所想,冷笑一声:“自然如此,凭什么我不能飞升,却要做垫脚石让他人飞升?”
  “我不甘心。”
  所以白袍想要颠覆整个修真界,找出那个天命之子将他给杀了。
  可没想到,白袍的行为都在天道的计算之中。
  白袍犯了杀戒,杀了大半个修真界的人,天道才有理由出手将人封印。
  正因为天道的出手,当年世间无敌手的白袍才会莫名其妙地陨落在四海秘境中。
  裴远霄:“你现在为何改变主意?”
  白袍懒懒地打了个哈欠:“因为天道告诉我,你飞升了以后,天地灵气会发生改变,可以让后人飞升了。”
  “只要我把传承告诉你,我就可以转世重修,再次拥有飞升的机会。”
  裴远霄思索片刻,只觉得这传承先到他手上比较安全,至于用不用,日后再说。
  白袍见裴远霄有所松动,立刻就明白了他的决定。
  但事到临头,他又没有立即交出传承,而是道:“再等等。”
  裴远霄的眉心微微皱起:“再等什么?”
  白袍仰头看向了天空:“我答应了天道,再帮它办点事情。”
  裴远霄顺着他的目光向上看去,只看见一片碧蓝的天空,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他站在白袍的对面,静静地等待着。
  突然,裴远霄感觉到了留在江晚星身边的剑意震动。
  刚开始他还以为是江晚星动了那道剑痕,可剑意再三震动,分明是抵御外力。
  江晚星遇到危险了!
  裴远霄的身体先思绪一步,转身朝着江晚星所在的地方而去。
  白袍愣了一下:“诶?你不想要传承了?”
  裴远霄理都不理会他一下,御风而起,身影飞快,只留下一道虚影。
  还好白袍已是一道幽魂,飘在了裴远霄的身边,跟上了他的脚步。
  “刚刚还不是说得好好的吗?”
  “这可是能够成为天道之下第一人的传承诶!”
  “你考虑清楚。”
  裴远霄远远看见江晚星的身边多了一个浑身被盔甲覆盖的人,那盔甲人手持着青铜剑,行动缓慢,但气势惊人。
  他本就烦躁,白袍又在他身边叽叽喳喳的,抬眸扫了过去:“滚开!”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