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GL百合 >

奴家是狐不是祸 作者:王与你(58)

发布时间:2019-05-14 21:38 类别:GL百合

  “林姑娘,真巧啊。”香姨笑着打招呼,目光顺势看了眼香奇玮身旁坐着的那个女孩子,这女孩身材玲珑有致,容颜精致好看,此刻正跟香奇玮低声说着什么,两个人脸上都是笑容。
  林安缘看了一眼当下就了然,看来等婚宴之后香奇玮的事情得彻底处理一下了。
 
 
第36章 你睡我啊
  香奇玮这渣男全程都是爱理不理的态度,也就跟他身边的那女孩亲亲我我着,那腻歪的样子看的林安缘好想让此刻正躺在她腿上睡觉的黑白现人形秀恩爱啊。
  刘胖哥本就在半月镇开家具店,也算是镇子上规模数一数二的家具店了,今天结婚,半月镇经商的,跟他关系好的老板们都来了,另外还有市里的老板。
  之前因为招财符的力量推波助澜,刘胖哥的生意越来越好,他也有意去市里发展,在市里找店面跟那边的朋友见面谈事的事情就遇到了新娘子,一来二去就好上了,也在新娘家的帮助下,他在市里的店也成功安落,现在可谓爱□□业蒸蒸日上啊。
  当然这些是刘胖哥的小表弟说的。
  香奇玮托着下巴懒洋洋的说了一句:“真是为难人家新娘子了。”
  林安缘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刘胖哥除了胖一点,其他的都很好啊,肯干有上进心,在半月镇也有自己的事业。
  “说的好像你没为难人家姑娘一样。”她幽幽回了一句。
  香奇玮不满的看了过来。
  香姨很适当的应和道:“就是,那么大人了还跟小孩子一样,还让人家思云惯着你,还好意思?”
  没错,那个依偎在香奇玮身边的美女正是谢思云,之前香姨挑选的三个女孩之中的第三个,跟香奇玮八字相合,就是- xing -格上稍微有点吵闹。
  看来,香奇玮还是比较喜欢这类活泼外向的姑娘。
  香奇玮一脸- yin -沉,连自家老妈都向着外人,他还要不要面子了?
  旁边的谢思云咯咯笑了起来,她看着林安缘不由得印象很好。
  之后开宴了也没说什么,大家吃吃喝喝边看着这场婚礼,到后来新郎新娘过来敬酒。
  让林安缘受宠若惊的是,这对新人第一个敬酒的对象居然是她,她顿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千言万语说不尽我对你的感谢之情,来,这杯酒干了!”刘胖哥憋了好一会儿来了这么一句。
  林安缘嗤笑,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随后把装着生子药的小木盒递给刘胖哥:“新婚礼物,我觉得接下来你们很需要,祝你们幸福美满,白头偕老,早生贵子。”说完她凑近刘胖哥低声说了生子药的效果,惊的他赶忙把药收了起来,藏的牢牢的!
  说了几句,他们去给其他的人敬酒了。
  香奇玮好奇的问:“你给他的什么东西?这么宝贝。”
  林安缘微笑:“自然是宝贝,外头售卖好几千万的价格呢。”
  他一咽,诧异的看着她:“我可没听说什么符纸这么贵,法器看着不像。”
  她笑而不语,那是神器好嘛,生孩子的神器。
  香姨垂眸默了几秒说:“林姑娘,你看我儿子资质如何?你收不收徒弟?”
  林安缘和香奇玮均是诧异的看向她。
  香奇玮皱眉:“妈,别开玩笑了,能不能好好吃饭?”
  香姨一个冰冷的眼神看过去,他顿时禁声了。
  林安缘微微皱眉,说:“就算我要收徒弟也得经过林家那边的基础考核,不然以后名不正言不顺,很多事情都会受限制,就算林家那边的基础考核过了,我也得看看你儿子适不适合干这一行,看他这德- xing -怕是做不了。”她把话说的很不客气。
  香奇玮一听不悦了:“我这德- xing -怎么样了?当初也是有一些大佬要收我做嫡传弟子,我都给拒绝了,我告诉你,我要是真拜你为师,你还承受不起。”
  林安缘没有回应,只是看了眼香姨,这样的徒弟她还真没有兴趣要啊。
  香姨脸色- yin -沉:“先吃饭吧,到时候再说。”
  再说下去这顿饭怕是吃不下了,还是不影响胃口了。
  吃饱喝足,散宴了。
  香姨邀请林安缘去了楼下的咖啡厅,香奇玮送谢思云回家。
  两人相对坐着,香姨沉默了好一会儿问:“阿玮真的那么不入你的眼?”
  林安缘神情无奈:“为什么你非得让他拜我为师?他的态度你也看见了,要不是真心服我,强行让他拜我为师真的没必要,这样的徒弟我也不想要,何必强求呢。”
  香姨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没有再说什么了,作为香奇玮的母亲,她能做的都做了,该努力的都努力了,只能看自己这个儿子争不争气了。
  聊了一会儿,香姨接了个电话后离开了,林安缘也离开去逛超市,买了大包小包的东西打道回府。
  前脚她进门,后脚香奇玮就过来了。
  林安缘看着气喘吁吁跑进店里的香奇玮一脸不解:“怎么了?”
  香奇玮目光紧紧盯着她,深深喘了几口气,大步走到他面前,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下,他噗咚一声跪在她面前,趴下身子对她跪拜。
  “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林安缘:“……”
  香大少爷,你认真的吗?
  看到店里的客人均是不可思议的看着,林安缘黑着脸转身进入工作室,香奇玮立马起身跟进来。
  她一坐到椅子上,这货就黏上来跪在她旁边,一脸诚恳的说道:“师父我错了,你行行好收了我吧,我想跟你学看姻缘术,我想造福广大群众。”
  林安缘面无表情,内心郁闷的不要不要的,这突然怎么改变想法了?
  “说说你想拜我为师的理由。”
  香奇玮垂眸,神情悲哀无比:“我……我看到我前世的事情了,我辜负太多的女人,我对不起她们,这辈子我想补偿她们,让她们拥有美满的婚姻,和睦的家庭,我也想帮助那些婚姻不顺的人来洗清自己曾经的过错。”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