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GL百合 >

奴家是狐不是祸 作者:王与你(33)

发布时间:2019-05-14 21:38 类别:GL百合

  唐朝时,日本派遣使者到中国,妖狐便溜进了船里去了日本。
  之后过了几百年,自称玉藻前的狐妖获得鸟羽天皇的宠爱与信任,后来天皇得了怪病倒卧床榻,大臣们开始怀疑她,请安倍晴明暗中对她进行了占卜,结果发现玉藻前是一只来自中国的九尾妖狐,身份被发现后她便逃离京城,躲避到远方。
  【注:玉藻前资料引用度娘】
  这些资料度娘上都能查得到,是真是假就不得而知了,那么遥远的事情就跟传说似得。
  现在他们灵异社要调查南狐镇中的狐妖是不是祸害那三个国家的玉藻前。
  林安缘内心也是无语的不要不要的,这完全就是吃饱了闲着没事干啊!
  作者有话要说:目前能确定的是崽崽就一只,雌崽崽,其他待定……
 
 
第21章 杀生石
  她合上文件夹,默了默说:“在很久之前南狐镇中的狐狸有很多,各种族的狐狸都有,后来狐妖大战最后黑狐胜利,其他的狐狸死的死,伤的伤都离开了南狐镇,你们怀疑南狐镇中有玉藻前,如果玉藻前真的在南狐镇待过,狐族大战胜利的就该是她了。”
  姚安琼:“当年玉藻前从日本逃离后被天皇派人追杀,她死后尸变化为巨大的毒石,散发出的毒气杀死了附近的动物,被称之为‘杀生石’直到南北朝时代会津元现寺的第一代主持玄翁和尚将杀生石成功破坏,被破坏的杀生石飞散到日本各地,杀生石的碎石也流入中国,南狐镇中很有可能有杀生碎石所化的狐狸。”
  林安缘没有吭声,这样的思路没毛病。
  “那就算找到了呢?”
  姚安琼和其他几个成员眼中满是浓浓的兴奋:“这只是一个调查的方向,我们既然选择来调查自然是得到了确切的消息,我们虽然都有- yin -阳眼,也学过一点本事,但跟你们正统的驱魔师没法比,毕竟是妖怪,身边有正规人员陪同放心点,你坐镇在南狐镇,这边一定有什么,你也能找到藏身在这边的妖怪,我们需要你的帮助,可以吗?酬劳方面不会少你一分,什么样行情怎么来。”
  她双眸微眯,看样子很多东西没有在文件中记录清楚啊。
  想法很大胆,做法也很大胆,一个个也很有钱。
  “可以啊,有需要的时候你们尽管开口,但林风珹应该告诉你们我最擅长的是什么,我也希望在我辅助你们的时候,一旦有什么危险的情况你们可以听我的话,让你们撤退你们不许再往前,能做到吗?”林安缘接受他们的委托了,不管杀生石的碎块有没有落在南狐镇,这里有没有玉藻前的存在已经不重要了,重点是这个玩闹一般的事情她必须得掺和,或许等几天这几个孩子玩累了就回去了。
  他们几个均是开心的点点头,答应了。
  约好明天晚上进山去调查后,他们离开去玩了。
  看着一脸认真坐在沙发上思考的林安缘,朱哈塔一脸懵逼:“姐,你认真的吗?这完全……莫名其妙啊,就算南狐镇真有杀生石的碎块又怎么了,就算杀生石的碎块真的化成狐狸了又怎么了,就算玉藻前亲自现身又怎么样了,难道还杀了拯救苍生不成?行行好吧,就你们这点道行别去添堵就好了,还想调查,真当山里没有其他的东西了吗?”
  一直趴在沙发角落的黑白微微睁开了眸子,淡淡问:“怎么?你发现山里有其他的东西了?”
  林安缘好奇看了过去,恕她道行低,完全感应不到山里有什么,灵气倒是挺充沛的。
  朱哈塔皱眉望窗外看了一眼说:“也不知道是什么,就是感觉最近那边的气场怪怪的,不像一开始过来时那样,好像多了什么。”
  林安缘目光看向黑白,至始至终这狐狸都很淡定,黑白抬眸看了眼她,缓缓动身下了沙发往楼上跑去。
  林安缘拿起茶几上的水杯去厨房倒了杯水,然后也上楼了。
  “关于玉藻前,杀生石的事情你没话说吗?”看着黑白变成人形躺在了床上,她站在床边问了一句。
  黑白闭着双眸,懒懒反问:“你不会觉得我是玉藻前或是杀生石的幻化?”
  林安缘皱皱眉:“应该……不太可能吧,如果我记得没错玉藻前不是黑狐。”
  黑白轻轻一笑,没有多说,侧身把身子蜷缩了起来,她柔声说道:“缘缘,我们的崽崽长大了不少呢。”
  话题叉开的很适当,林安缘也没有多问,既然她不愿意说,或是真的不知道,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还要多久它才能出来?”她好奇问道。
  算算时间也差不多有三个月了。
  黑白摸着平坦的肚子神情泛柔:“快了,就这几天的事情了,缘缘,你说叫什么名字好呢?”
  林安缘毫不犹豫吐出两个字:“萌萌?”
  缘缘,胖胖都有了,不就差个萌萌?
  “不行!”黑白顿时收敛笑意,冷肃道:“取的太随便了,我要让崽崽跟你姓林。”
  林安缘:“哦……林萌萌。”
  黑白有些懊恼的拍了下床:“都说了不要这个随便的名字!”
  林安缘皱眉,怎么那么难伺候,人家狗尾巴草精叫小尾巴也没见他不乐意啊,林萌萌怎么了?怎么就随便了?
  “林狐狐,林狸狸,林小黑,林小白,算了,你随意吧,我不管了。”看着黑白脸色越发- yin -沉下来,她直接转身下楼了。
  那小崽子到底叫什么名字,林安缘也没有那个心思去理会,出来了再说吧,万一是个男孩子叫萌萌确实不太妥当。
  “哈塔,调查下那些灵异社的成员。”趁着店里清闲,她给朱哈塔安排工作。
  他应了声立马坐到电脑前调查,不到半个小时,那几个学生的基础信息就调查到手了。
  “A大灵异社社长姚安琼,22岁,大三,家中排行老二,有个姐姐已经出嫁,姚父和姚老爷子都是涉足政界,算是官三代了,在A市势力不小。”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