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GL百合 >

奴家是狐不是祸 作者:王与你(29)

发布时间:2019-05-14 21:38 类别:GL百合

  那些经常冒出来兴风作浪,作恶多端的妖怪打破人和妖之间的和平就会得到诛杀。
  那只猫妖一直藏身在半月镇中,期间也做过不少恶事,死有余辜,随后也感慨再邪恶的东西内心都有那么一块柔软的位置留着在乎的人。
  女孩猛地抬起手抓住林安缘的手腕,颤抖着发白的双唇,目光直直瞪着她。
  “告诉我,他是不是死了?你们把他杀了是不是?我知道你是谁,你是林安缘,林家的弟子,驻扎在南狐镇的驱魔师,你有那个能力杀了他,你为什么要杀了他,他已经改邪归正了,他说想好好生活,不去害人了,知错能改也不行吗?”
  林安缘眸光一沉,一把挣脱了她的手,她面无表情的对上她的目光,质问道:“那请你解释一下,香奇玮身上的桃花煞又是什么?那只猫亲口承认桃花煞是他下的,一个桃花煞让香奇玮姻缘不顺,人缘不善,长期下去影响到的不仅仅是生活,让他丢了- xing -命都有可能,还会改变身边其他人的命运,这就是所谓的改邪归正?”
  女孩神色慌乱,低下头躲开了她咄咄逼人的视线。
  “不是那样的,是我的问题,阿猫是为了我才对香奇玮那样做的。”她说着眼泪落了下来。
  果然跟她有关系!
  林安缘跟黑白很有默契的对视了一眼。
  林安缘:“说说看吧。”
  女孩抽泣着说:“我曾经……跟香奇玮交往过,后来因为他身边徘徊的女人太多我们争吵太多,最后分手了,我是真的喜欢香奇玮,我们两家关系友好,我们也算青梅竹马,本来都能谈婚论嫁了,可他夜夜在外跟别的女人玩,我真的好恨。”
  “这些年我们一直分分合合,三年前,他说他要好好跟我过日子,我信了,可转眼看到他搂着别的女人进酒店,我当时真的想死的心都有,想抓女干当面质问他可又有什么意义,这种男人的话听不得,我心灰意冷回了半月镇,我有想死的心,跳了河被阿猫救了。”
  “我当时就觉得,人还不如一只妖呢,我在半月镇没有什么朋友,阿猫知道我的所有事情,他说香奇玮心中并不是没有我,只是烂桃花太多了,他说他可以帮我把香奇玮身边的烂桃花解决,他给香奇玮下了可以斩断烂桃花的咒术,没过几天香奇玮就来找我,向我认错了。”
  “当时我一点都不开心,一点感觉都没有,这样的男人我何必呢,自己找罪受啊,我拒绝了香奇玮,之后我就跟他再没有联系,后来阿猫说,香奇玮前世情债太多,前世的桃花债都招引过来了,我并不知道那样的后果是什么,没有当回事。”
  “就这样阿猫一直陪着我,一年前我们在一起了,他是妖又怎么了,他对我好,他舍不得我伤心难过,我开心,我感动,我就想跟他在一起,一辈子就这么短,找个对自己好的不好吗?”
  朱哈塔很赞同的应了声:“人生苦短,及时行乐,妹子你的选择是对的,找个渣男还不如找只好妖呢,这年头好妖还是不少的。”
  可惜啊,那只猫妖死了。
  林安缘心中颇有感触,是啊,只要自己喜欢,是妖又如何呢,她下意识的低头看向黑白,只见她目不转睛的盯着女孩看着,神色有些严肃。
  “所以,阿猫在哪里?就算他死了,能不能让我把他的尸体带回去?”女孩子再次拉住她的手腕,满脸泪水的恳求着。
  林安缘完全懵逼,尸体什么的她都没见过,可能,大概,也许真的被那只狐狸精吃了吧。
  “我求求你了。”
  林安缘皱眉:“你求我也没用,我不知道,而且你们之间的契约没有消失,你应该能找到他在哪里,他的魂魄没来找你?”
  女孩一脸茫然。
  看着她的反应,猫妖真的没找她?
  猛地,黑白现出人形,一手把林安缘往身后推,一手按住女孩的额头把她按在长椅上,妖气肆虐!
  朱哈塔慌忙扶住林安缘,瞪大眼睛惊叹眼前在空中狂舞的九条狐尾,气势太犀利了,他赶忙拉着林安缘后退了几步。
  林安缘:“……”
  猫妖的气息突然乍现了,也就是说,猫妖的魂魄一直在那个女孩身边。
  “死狐狸,你要是敢伤她一下试试!”猫妖低沉的声音凭空响了起来,女孩早已晕了过去。
  黑白神情冷魅,嘴角上扬不屑的一哼:“就凭没有妖丹的你又能把我怎么样?”
  猫妖慢慢现出人影,魂魄状态的他呈现半透明的虚影,他咬牙切齿的瞪着黑白:“她是无辜的。”
  “无辜?”黑白冷笑。“之前你伤我的缘缘时怎么不想想她无不无辜,怎么?心疼了?那你应该知道当时我多生气多心疼!”
  自己中猫毒的事情也就算了,她的缘缘也受伤了,那是她不能容忍的,焚尸夺取妖丹这就完了?
  她可不许事情就这么算了!
  猫妖内心那个憋气,剧烈起伏的胸膛表示他的情绪波动很大,他一直隐忍着,就算再恼怒又如何,现在的他根本不是黑白的对手,他也不敢跟她交手,因为这样带来的后果是他的魂飞魄散。
  “我妖身已经被你毁了,妖丹也在你手上,可以了,就当是我的错,我向你道歉,你放了宁宁,放过我,行不行?”猫妖垂眸低声下气起来。
  黑白挑挑眉没有吭声,但她手上的妖气在凝聚,她并不打算放过他们。
  “黑狐!我都这样求你了,你就不能放过我们?我错了,以后我绕着你们走行不行,我什么都没有了,我就想守着她过日子行不行?”猫妖恼了,他神经紧绷的看着黑白按在宁宁额头的手,生怕她一用力宁宁就死了。
  黑白面容冷清,不为所动。
  见黑白铁了心要把事情做绝,林安缘迈脚走过去。
  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黑白的气息立马收敛了不少。
  林安缘站到她身边,看了看那个叫宁宁的女孩,又看看此刻正紧张看着她饶有几分哀求的猫妖,她开口说道:“狐狸,放过他们吧。”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