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GL百合 >

戏鸾策 作者:若萧(下)

发布时间:2015-03-30 23:49 类别:GL百合

宫廷侯爵近水楼台
 
  ☆、第五十四章 孽
 
不到手掌大小的玉石,争得所有人的关注,也盖去之前那些稀世珍宝的光芒,询问价格的声音络绎不绝,齐潇依旧是淡然的三个字,让不少人望而却步。少数几人拧了眉踌躇不已,齐潇盖上木盒对了众人道:“这一万两也只是个人情价,真要说血玉世间稀有,就算在下要价两万两,也不为过。”众人听罢纷纷点头,齐潇眉间一动笑道,“君子如玉,温润而泽,与其说卖这一万两,在下倒是想找个真正配得上此块血玉的君子。”
    此话一出,那些跃跃欲试的人都安静下来,又让原本踌躇不决的人下了决定,在场所有人都是江州有头有脸的老板政客,哪个不认为自己是人中龙凤,但若是有人出头说是要收此玉,岂不是意为自己为最上之君子,得罪了他人。有人面露难色有人暗中盘算,齐潇把木盒托在手掌中,将周围人的神态一一尽收眼底。
    最终还是司徒鳞出来解围:“此块血玉价值连城,算是让我们开了眼,若楚公子愿意赏脸,还望以后多多捧场了。”
    “一定一定。”齐潇点头,周围的人也都说了些客套话,回到座位上
    落了座旁边的人都一个个过来敬酒,齐潇酒量不高,眼见她已是眼色迷离起来,杨怀赶忙提醒着时候不早,夫人该是等久了,两人起身告辞。
    马车隆隆行驶在空旷的街道,杨怀驾了马车,而车内除了凝神闭目的齐潇,另外一个黑影俯首跪拜在齐潇面前,车内的空间不大,黑衣人低了头可以闻到从齐潇身上传来的淡淡酒香。
    “怎样,有何发现?”齐潇不胜酒量,只是单纯几杯的竹叶青,就让她面色有些微红,思绪也是有些飘忽不定了。
    “岚之阁内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黑衣人气息控制地极好,要不是声音从他口中发出,真会以为只是个没有气息的木偶,“不过攴那里发现了这个。”
    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子放在齐潇手中,齐潇看了眼银锭刚才还有些游移的眼神片刻清明起来,“泰润亨……其他发现呢?”
    “当时攴是潜入铸炼房内发现的,存银库有人把守且上了锁,一时进不去,不过从里面出来人拿着的东西看,应该就是那里没错了,而且所铸银两都是在半夜所为。”
    “呵。”冷笑一声,齐潇再次阖眼安神,“那么岚之阁就不用再守着了,好好看着泰润亨那,没我的指令,不要轻举妄动。”
    得令,黑影悄无声息的退出车内,齐潇深吸一口气慢慢吐出,用手支颐略有疲倦,想到家中等待自己归去的齐渃,那些疲惫感却又减轻了许多,恨不得马上见到那人,越是这样显得回去的路程更加的漫长。
    好不容易到了屋前,待车还没停稳,齐潇已是急忙的踏出马车,之前竹叶青的酒力让她步虚气浮有些不稳,刚站稳没跨一步,一双轻柔嫩温软的素手,扶住了齐潇。
    “怎的喝了那么多。”齐渃早已在外守了多时,见到齐潇的马车,一个悬着的心才落了地,但见她步履跌蹶连一贯清明的眸子都染了醺醉,显然比元宵那天饮了更是多,“快进屋去吧。”
    “喝了几杯而已。”齐潇蹙了眉,似娇似嗔的抱怨,小女子的媚态显露无疑,“我不是让你别等我,早些歇息的吗。”
    喝醉酒的齐潇像是孩子般需要人哄,齐渃扶了她的手走进院落,柔声道:“屋里闷热,我只是在外纳凉,看着繁星,正巧等到你回来了。”
    “夏夜微凉,屋里哪可能闷热。”齐潇不依不饶的戳穿了齐渃的说辞,却是抬了头眺望星空,夜色如墨月明星繁,牛郎织女两星隔了闪烁银河,在天际南北两头闪了白色的光,齐潇看了夜空随口喃喃道:“吾愿生两翼,逐尔随八荒。”
    牛郎与织女的故事无人不晓,牛郎为了织女追上天庭,换来相隔银河遥遥两望,流迁岁月只争朝夕,“千年梦弹指,一朝伴永年。”对下齐潇的下半句,含情脉脉的回应齐潇的笑颜,是她最真心的誓言。
    是因为夜景太美,或是饮了酒不能自持,亦或是,齐潇本就想那么做,无关那些杂沓烦絮的借口,等反应过来,自己已是吻上齐渃的双唇。
    滚烫的双唇,淡淡的檀香,和唇齿间品到的清醇的酒香,齐渃同样似饮了酒般饮醇自醉,想要一块沉沦在这柔情之中。
    随即马上意识到时间不对,所处位置也是不对,挣扎着推开齐潇的身子,气息凌乱,“潇儿,你醉了。”
    从刚才起,身后的杨怀就被她们当了透明一样,而魏池羽原本在里面给齐潇备上热水,刚出来便听到齐渃与齐潇互赠诗句的场景,随后还没等她理解两句诗句的意思,就看到两人亲昵到极致的举动。
    四人都站在原地未有动作,齐渃有惊有羞,而杨怀与魏池羽站在他们一前一后两个位置,就感觉在夏夜中冒了冷汗,其实自从出了皇城,齐渃与齐潇关系越加亲密早就让他们两人感觉有些微妙,只是猜测与实见给人震撼大有不同。
    齐潇倦怠的抬了抬眼皮子,拉过齐渃的手,若无其事的走进屋子,“我乏了,杨怀你拴好马,记得关好大门,池羽,你也歇息去吧。”
    带了酒意走进屋内,架子上放了魏池羽方才备好的热水,替齐潇拧干了手巾放在她手里,齐渃回想起刚才魏池羽的神情,有些不安,“不知杨怀与池羽会有何想法。”
    把手巾挂回架子上,齐潇不以为然:“我要做什么,还用得着他们管?”
    “潇儿,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帮齐潇解去腰带脱下外衫,齐渃微叹气,“我只怕被太多人知道,惹出不必要的是非。”
    “他两跟随我多年并非多嘴之人,大可放心。”齐潇放下束了一天发发髻,长发倾泻而下,褪去一整日男子的英气,换上娇娇揉揉的女子之态,“倒是渃儿,可有想我?”
    说毕,又是落了深深浅浅数个吻故意不让她说话,谑笑着舔了舔齐渃的唇瓣,柔声道:“我可是想渃儿想的紧呢。”
    酒力效应让齐潇变得比平时热情甜蜜的多,齐渃并无作答,环上齐潇的腰将她中衣上的扣带轻轻解开,回应了一个更为缠绵的吻,屋内一片杏花春雨*神醉。
    这边是情意绵绵耳鬓厮磨,另外马厩里,魏池羽和杨怀两人在混着马粪臭味的棚子里,给三匹骏马添料加食,马儿早就睡了,对了新加的草料熟视无睹,这些活待到明天都不急,两人只是闷头添加草料。
    刚才魏池羽回到房里为所见的事情搞的毫无睡意,跑到马厩想看看马厩门锁好没,发现杨怀站在枣红色马匹前,马车早已卸下放在角落,显然站立了许久。两人相互对看一样就知道都为一事心烦,看到料槽里草料见了底,也不管这会早已月挂西枝,便开始填料。
    盯着手中一根根细长的牧草,让它们绕在指间,魏池羽低声道:“杨大哥,刚才主子和夫人那是……”
    杨怀添着草料的动作停顿下,撑了料槽的边缘,同样拧紧了双眉,“主子觉得好,便是好了,我们做下人的,不用管那么多。”
    “我知道,我从小伴了主子长大,哪有见过主子有这么开心的时候,况且主子气概超群拔萃,才华龙跃凤鸣,这世间的男子又有几个配得上她,只是……”魏池羽话语一顿,竟然是嗓子里涩的有些想哭,“秋季在即,主子可是真的想过那些。”
    秋季既是和亲之时,天子金口玉言昭示天下,岂是儿戏,北旬那边应该早已安排妥善再过一月有余就该是上路赶往大昱,到时候齐渃出嫁后,齐潇该如何。
    若是为美人不为江山,那么大昱千万黎民百姓该如何,蛮蚩边疆不断扰民,再和北旬对立到时齐潇又该如何。
    想到这些,魏池羽觉心中堵得慌,为齐潇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杨怀当然知道魏池羽所担心的问题,宽慰道:“主子向来心思细腻,未雨绸缪,现在如此,应有她的打算,倒是你,方才的想法切不可让主子知道了,扰她的兴致,也绝不能再同别人去讲。”
    “恩。”魏池羽搓了搓鼻子,拿了一捆草料放进料槽,又用手抖松了一下,“这事烂在我肚子里,也绝对不会和别人说。”
    看草料添加的差不多,用手拍了拍自己的白马,又顺了下它的鬃毛,转身看到马厩外面遮去一半的夜空。
    “千年梦弹指,一朝伴永年”魏池羽重复道。
    世间千秋万代人世不过弹指间,不求永世,伴她朝夕便是伴随自己一生的幸福,似是无奈又是决然的誓言,是幸福?是哀愁?是缘是孽?又或者只是自欺欺人的安慰。
    作者有话要说:当初写这文从没想过收藏会超800,评论算上被和谐掉的那些同样超过了800
    好开心=///=
    之后会三天连续更新 = =
    因为作者又无聊去申棒了
 
  ☆、第五十五章 定
 
参加了岚之阁的晚宴之后,来访的人客络绎不绝,大多都是慕名而来想看看那块血玉,齐潇一视同仁,对来访者都是大方的拿出血玉,却是对一万两的价格毫不松口。
    多数人看个新鲜也就罢了,一万两银子可不是说拿就拿的出来,少数几人盘算了下,倒是愿意出这些银子,但是齐潇都是委婉拒绝,理由是,愿意出这价格的人大有人在,但是玉只有这一块,至于最后到底给谁,还是要由齐潇自己做决定。
    于是有人提出加价,也是没有得到齐潇的认可,一时间,血玉成为江州酒肆茶坊里的闲聊话题,有说是血玉已经被人以两万两高价收去,又有说血玉根本只是普通白玉染色而成,不值一文,总之传言四起,也招来了不少夜燕与梁上君子,只可惜,这些人还未摸到什么门路,就被潜伏在周围的影卫,用了各种把戏刷的团团转了。
    一直到了第五日,这天天气格外闷热,连蝉都疲软的叫不舒畅,天空乌云密布的压得极低,让人有些透不过气,习惯了在宫里有人掌扇,热了还会把冬日里存在地窖里的冰块放入屋内降温的齐潇,齐潇着实受不了江州这样闷热潮湿的天气,一连胃口开变得不佳,明显是开始苦夏。
    齐渃看在眼里很是心疼,从药房里买了些酸梅,混了冰糖煮成酸梅汤,酸梅生津止渴又可清凉解暑,放上些冰糖又解去了些梅子的酸味,本身是宫里上不了台面的东西,由齐渃做出来后,喝在嘴里倒是别有一番风味了。
    自从几天前被杨怀和魏池羽看到两人亲昵的举动,齐潇更不避讳亲近齐渃,而那两人也没有第一次那么惶恐无措,神情无异的在屋子里干活,仿佛齐潇与齐渃就是一对恩爱夫妻。
    刚喝下一碗齐渃亲手熬煮的酸梅汁,杨怀匆忙过来禀告司徒鳞邀请她过去到府上,这会家仆已是在外等候。等了许久的大鱼,终于是忍不住咬上钩,齐潇马上打点好衣着随了杨怀一同前往司徒府。
    刚到门口,一个家仆已经是一路小跑进去通告,走到一半司徒鳞抱了拳前来迎接,走进钟毓集,没有第一次隐晦曲折的试探,这次司徒鳞开门见山的说了想要买下血玉的要求。
    见到他对血玉如此钟情,齐潇心里松了口气,面上却是为难的皱起眉,“不瞒司徒老板,这几日已有多人有意收玉。”
    “此玉稀有,也是当然的了。”司徒鳞了然,“不过我也听说,楚公子并未将玉转给他人。”
    齐潇略有惊讶,然后摇着头钦佩道:“司徒老板果然消息灵通,的确,在下当时说过,与其说是卖玉,不如说是找个有缘得此玉的人。”
猜你会喜欢....